外贸家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笔尖下的江湖 > 第一章 巷口初遇

笔尖下的江湖 第一章 巷口初遇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笔尖下的江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安阳巷口,男孩脸色蜡黄,瘦骨嶙峋,黄狗安静的卧在身旁,似乎连叫的力气也没有。女孩眨巴着机灵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他,她衣着虽不十分光线靓丽,但双颊酒窝深陷,自是有种说不出的甜美。过了半响她指着男孩左侧草席上的尸体好奇问道:“这人死了老久,怎么不埋了她?”男孩毫无生气地点了点身前的牌子,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卖身葬母”。自母亲离世后,就没有什么动力支撑他活在这无依无靠的世上。但在死之前,还是想让母亲能有一副棺椁,得以好好安葬。

“我自然是看见了,但是凭你这样又瘦又小的样子,谁会出钱买你呢?”女孩不假思索的问

男孩心里苦恼,这又不知是哪家不懂事小姐,故意拿穷苦人家来打趣,索性将头撇向一边,不再理睬。

女孩却依旧不依不饶“我爹爹正好想找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他不会管你有没有力气干活,你在这等我,我把他带来”

不一会,女孩便牵着一个壮汉走了过来,那人身材高大魁梧,肌肉均匀有力,和女孩机灵甜美的外表天差地别,只不过在笑起来的时候同样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爹,你看我们把他买回家好不好?”

话音刚落,壮汉便一把抓住男孩手臂,顿时一股强有力的气脉从小臂处传来,这感觉就如同一颗火种落入枯草堆中,瞬间变成了熊熊燃烧的烈火,蔓延至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男孩眼前模糊起来!只见一位戴面纱女子扯过壮汉手臂神色慌张地说:“力哥,这孩子身体太弱,怕是承受不了。我刚刚在周围打探了下,药师谷和其他门派的人已经追来,此地不宜久留。”

小女孩见男孩气弱无力,顿时慌了神,以为是自己害他变成这样,她挥舞着小拳头打向壮汉“坏爹爹…………坏爹爹”

“晚儿别闹,爹爹刚刚只是试探了一下这孩子的根骨,没想伤他。”接着从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金丹给男孩服下。

女孩马上从右手上取下一个精致的手镯藏在男孩胸口,嘱咐道:“小哥哥,对不住了,你身体好些后把这镯子卖掉,应该帮得到你。

“贱人!任凭你逃到天涯海角,终究是逃不出药师谷的手心,还不束手就擒。”一声刺耳的女声传来,接连五名女子一齐从天而降,各个身着白衣素裙,梳着灵蛇发髻。为首的名叫裴灵,她长相虽清冷,但细细看来眉宇间却是透出一股狠劲。后面分别跟着柳承画、陶瑜书、胡弄琴、徐善棋四位药师谷女弟子。

带着面纱的女子毫不示弱的反讽道:“我看我不是逃不出药师谷的手心,而是逃不出你裴师姐的手心,死皮赖脸的追到这,怕早就动了想把我置于死地心!还假惺惺的说什么束手就擒?”

“金师妹,大家同门一场,只要……只要你把那东西交出来,从今以后保证和苗力断绝关系,凭师尊对你的宠爱,跟我们回去不过是领受些责罚,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柳师姐,我知道从小到大你们琴棋书画四位待我不错,可如今苗力是我夫君,我不会为了自己苟活,抛下我的爱人。还请转告师尊。东西我是还不了他了,如果要我抵命,尽管叫人来取便是!”

“金月娘!你……你简直无可救药”陶瑜书满脸写满了失望

“师尊已对她心灰意冷,取她人头就是,还跟她废什么话!”裴玉说着便提剑冲刺,众人见状也一齐冲了上去。只听得剑锋在空气中嗖嗖作响,剑气犹如毒蛇般从四面八方袭来。苗力正预跨步向前,金月娘却伸手拉了拉他,笑道:“力哥,你且休息,小妹自有办法。”金月娘虽性格乖张,但也不希望除裴玉以外的师姐们有闪失,再说苗力乃神屠一等一的高手,就算留有几分薄面,真动起手来,死伤也在所难免。于是金月娘左手微抬,两指夹住裴玉的剑锋,右手直扣住裴玉脑后的哑门穴,动作干净利落,一时间将裴玉移向了剑阵中央,见众姐妹都收回招式,金月娘才一脚将裴玉踢倒在柳承画面前。接着说道:“难怪师尊不喜欢你,连最基本的认穴手法也没教过你吧。不过说到底还是得怪你自己学艺不精,就算再给你一百年,也是学不会。我看柳师姐说的极对,我就算犯了天大的错,师尊不过是责罚我几句,而你!办事不力,在他眼里根本就是无用的饭桶”。听到这本已被柳承画扶起的裴玉,仿佛胸口受了一记闷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气喘吁吁的张口骂道:“你这贱人,胡说…!”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赫然发现自己的声音竟变得沙哑难听,再想说出几句已经是只能发出破风箱般的嘶吼。柳承画心里暗自惊叹:“没想到短短数月,金月娘功夫竟已如此精进,再加上还有个麻烦人物苗力在旁,想要带她回去怕是难上加难!”她又看了看摊倒在怀中的裴玉,才一会功夫整个人除了声音发哑外,脸色也变得乌黑,身子不停颤抖,这一看便是中毒之状,如不及时救治,恐要命丧于此。于是又软下性子劝道:“金师妹,你自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性子纵使再乖张,我也知道你是心善之人,什么事也都随着你。今日还请你看在往日同门的情分上,将解药交予我,要不是…………要不是裴师姐真的就……”还未等柳承画说完,金月娘眉头紧促反驳道:“师姐怎这样偏心,那裴玉想要我的性命便可,我想要她的性命便不可?”

“我们哪里会偏心?,纵使裴师姐有想至你于死地的想法,我们也会舍身相护,一切等回了药师谷再做定夺。”

“那好,我也明明白白跟各位师姐交代了,伤裴师姐的正式我从药师谷带出的禁术,“蛊毒秘转”然后我又配合了师尊交我的认穴手法。可是谁叫我“资质平庸”又加上学习时间太短,只学会了放蛊,还未研究出解蛊的方法。我劝你们还是赶快带她回去,看看师尊他老人家七日内是否会想出法子救她。

“六位药师谷仙姑,切莫听这小妮子胡诌,现单、燕、薛;三门已经全部赶到,还请六位留下助阵”说话人从远方驾着一匹黑色骏马奔驰而来,待距离近些,一脚蹬在马鞍之上,飞身而出,顺势从腰间拔出两把双刃短刀旋转于手掌,接着左手一刀抛出,直逼金月娘的脖颈处。苗力见状立刻提刀上前格挡,谁知那人身法灵活,三两步便已到达苗力身前,她左手接回抛出的短刀,右手持刀径直劈下,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刀在她手中就不曾一秒停歇,招招都逼想逼出敌人的破绽。

苗力无奈笑道:“果然是燕师姐,好狠好快的刀。”

那女子道“刀快我承认!可是论狠,谁会狠得过你,你与这妖女里应外和,屠杀我“神屠”满门,偷走灭心觉,罪无可恕。虽为外门弟子,纵使拼了性命也要报仇。”

说话间功夫,两人竟已过了几十招,外人看来二人刀法都十分诡异,就连药师谷的六位女弟子想要从旁协助,一时也是毫无办法。

时间一长,燕似锦刀法越是让人看得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苗力的挥刀就越发缓慢,两人交手可谓是一动一静,一快一慢。仿佛燕似锦所有的招式哪些是虚,哪些是实,均被苗力算的一清二楚。燕似锦自知,在这样下去败下阵来是迟早的事,她回头急促喊道:“单大哥,薛大哥,难道你们就在旁看着,不打算帮帮小妹么?”

刚一说完,一股强劲的力道从天而降,如千斤的巨铁压向苗力,他举刀以内力抵抗,瞬间双脚深陷处激起层层石块。来者竟和苗力有几分相似,这种相似并非是相貌,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度。那男子看着上了些年纪,留着花白的络腮胡子,一身正气。他挥舞着漆黑沉重的硕大单刀,如同手握薄铁般轻松,足以见其内力深厚。他猛的攻向苗力,虽是面容和善不带戾气,但过招中皆是以命相搏,横劈竖砍间溅起道道火光。加之燕似锦在旁协助,众位药师谷女弟子也开始蠢蠢欲动。只听得嗖嗖几声,九把飞刀从远处一齐射向金月娘与她身旁的女孩,一时间苗力乱了心神,胸口也被燕似锦深深的划了一刀。

混乱中,一声刚猛低沉的声音响起,犹如一头雄狮。

“薛师弟,你有什么大可冲着与苗力来便是,这般背后伤**女,可非正道所为!”金月娘抬眼望去,一个高大的身影抗着刀挡在她和孩子身前,飞过来的刀也早已被打掉在地。

“单大哥,你有什么倒是等杀了苗力再说!明明他已分了心神露出破绽,你却要为这点小事,荒废了我给你们赢下的先机么!”说话之人缓缓走来,一身紫衣,翩翩公子,一双丹凤眼眯成条线,却分不出到底是含着笑意还是杀气。

金月娘眼看情况不妙,从后偷袭,一把抠住单义的喉咙喊道“我没有单大哥这般武艺高强,可这下蛊的手法也算得上天下一绝,若是想让单大哥和我那不争气的师姐裴玉一样,你们就尽管上”。

“月娘!快把我单师兄放了,若是他真有心杀了我,我也认命,你可切莫伤他”苗力紧张说道

“要是今日只是你我二人,力哥你说什么我听就是,可是还有晚儿”她说着低头看了看紧紧抓住自己裙摆的女儿,她已被吓得脸色苍白,瑟瑟发抖。

“呸!你这妖女为了苟且偷生,连刚刚救了自己的人都可以挟持。”燕似锦怒从心起不断咒骂

“哼哼!金姑娘可是个能衡量利弊的好手,知道抓了能够抗衡苗力的单义,我们几个就闹腾不了什么了。诺……大路就在那,您请便”。

“薛忍!你这个不要脸的软柿子,从刚刚起你就躲在远处不肯出手相助,现在又当起缩头乌龟,我们这么多人,你却要放他们走!燕似锦骂得更是难听

“不放他们走?莫不是想赔了夫人又折兵?外人是看不出来,以为你和苗力能势均力敌,可你自己几斤几两不会不清楚吧!若非是单师兄出手破攻,苗力尚对你留有情面,恐怕你早就该败下阵来了!你要是实在不想放人,自己上去动手试试便知,反正亏本的买卖我薛忍从来不做。”薛忍语带嘲讽,脸上却未流露出不礼貌的神情。

金月娘挟持住单义跌跌撞撞的带着女儿和丈夫离开,四人走了半晌,才从农户手中用银两换了匹装满稻草的马车准备上路。金月娘将女儿苗晓晚抱上草垛,说道:“今日多谢单大哥,小妹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小妹自知以大哥的本事,就是十个金月娘也不是对手。”

单义说道“你要谢就谢你自己吧,要把一个为孩子挡九把飞刀的母亲置于死地,我单义是做不到!

接着他顿了顿,挥刀架在苗力脖子上问道

“苗力你亲口说,屠戮同门,盗取秘籍真的确有此事!”

“我没有!

“好!既然你说没有,我就信你!你从小由我一手管教,什么品性我自是清楚。可他日若是知道你骗我,这把鲸落刀仍然会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于此,四人作别。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