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大唐朝请郎 > 第103章 当断即断
听书 - 大唐朝请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五个主持围杀张军和杨怀兵,两个人围着张军,三个去对付杨怀兵。不是不重视张军,只是杨怀兵着甲持刀,感觉要难对付一些。

都尉甲胄并不适合步战,没那么灵便,有点重,好在这东西比皮甲坚固,硬扛也不会受伤。

杨怀兵穿的铠甲是山纹甲。

马上将的铁甲有一个特点,就是鳞片朝上编排,从侧面压缀,也就是接缝朝上,这是为了防止被人从下面所伤。

要想伤他,你得比他高,兵器从上往下捅到接缝里,就是你得跳起来往下扎,或者两边一边高,你从他左侧面捅刺过来才行。

正面的话那就看力量还有硬度了,大唐之所以威压四海,兵器还有铠甲的的硬度绝对是占了主要原因,只不过这会儿就有点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意思,全看技巧和运气。

张军挡了一刀急退两步拉开距离,间隙间看了杨怀兵那边一眼,感觉短时间内没什么问题,也就放下心来。

也就是一偏头的功夫,又是一刀迎面劈来,另外一把照着肚子就捅,毫不犹豫,就是要杀人,不是吓唬。

张军和杨怀兵就算这会儿被砍死在这儿,这事儿也不会闹多大,顶天也就是往梁州报一下就完事了,主持们仍然是主持,每日念慈悲宣佛法。

甚至可能都不会通报,过了很久皇帝才会知道。这就是乱世的残酷。

张镒,冯河清,田悦,大唐被杀的节度使可不是一个两个,被杀掉的其他官员包括宰相也不是一个两个,皇帝也是毫无办法。

最后还得捏着鼻子认了,给人家册封。李楚林田希鉴田绪等等都是这个样子。

和尚在这个年代的地位怪异的高,莫名其妙的逃在律法之外,自然更是什么事情也不会有。

……

迎面一刀只是威吓,这和尚自然也知道不可能奏功,只是逼迫张军闪躲,给另外一个和尚制造机会。

虽然张军手里拿着三棱刺,但显然并没有被当成什么威胁。拿刀的当然不会怕一个拎着铁条子的嘛,又没刃又没锋的,还短。

张军向侧边闪了一下,主要是躲那把对着肚子捅过来的家伙,然后用左臂硬挡迎面劈过来的横刀,身体已经贴了过去。

这一下出了两个和尚的意外。

哧啦一声常衫破开露出里面的步甲,张军也到了两个和尚之间,左手去拿捅人和尚的右腕,右手三棱刺使足了力气贯了出去,噗的一声从那和尚颌下刺入,直透天灵。

左手抓住和尚手腕后扯,右手已经弃了三棱刺,从左手下夺过了和尚的横刀来,一个旋身带着风声全力挥斩。

又是一声裂锦,和尚被一刀劈得连退了几步,紫色袈衣从中撕烈,露出来里面的护体甲衣,却是吐蕃式样。

唐代以前和尚穿黑,但以皇家所赐的紫色和大红为荣,最为尊贵。像大兴寺的主持就是一身大红袈衣。

在佛教经律上规定,和尚是不能穿纯色衣服的,更不能穿‘上色’,像黑红紫黄这些就属于上色,是国君极臣的专用色。

但是不是受宠嘛,也就敢乱来了,像后来甚至都敢穿黄。其实就是惯的。

“原来是细作。”张军随口扣了个大帽子过去,手上横刀不停,直直的照胸腹挑刺。

泾州城曾被吐蕃占了六年,城内诸寺一切依常,与吐蕃官员也是多有来往,手里有些吐蕃的物件儿其实是正常事儿。

不过也正说明了这些和尚根本就没有什么君王国家济世恩泽的想法,谁给东西谁就是奶妈,他们才不管到底谁坐天下。

和尚有些慌乱,必竟不是常年战阵撕杀的军将,不管是勇力还是经验多有不足,也不够凶悍,平时对普通人足够,但是和军将一对就上下立分了。

这会撕杀也没有什么套路招式,就是取命,只管朝着要命的地方招呼就是了,套路招式什么的那得是到了一九四几年以后才有的东西。

这会儿练武其实就是打磨身体,增加气力,熟练兵器。

要说招术肯定是有的,但和套路的招式完全不同,更贴进于散打,而且专攻致命的地方。

为什么传统武术不能上擂台?你先把规则改了,什么下阴咽喉太阳穴眼珠子随便来,然后你再试试就知道了。

像军将平时操练,练的最多的就是劈砍和捅刺,一日数百下,月复月年复年,你这么练也可以一刀削头。

靠的全是熟练和气力。

张军一刀在手,又有些耽心杨怀兵那边,就想速战速绝以免生变,追着这和尚连续就是三刀,刀刀正劈,和尚只来得及把横刀架在头上,不停的后退。

衙堂宽大,那也始终是个屋子,不可能像操场一样。

三刀下来,这和尚已经靠近了杨怀兵这边。

张军上前一步,又是一刀,和尚机械的举起刀来格挡,刀刃上已经砍了几个缺口出来。

刀落,却没有声音。张军已经让过这个和尚转到了一边,一刀顺着一个正在攻击杨怀兵的和尚腋下捅了进去,直抵刀柄。

也不拔刀,左手一扯一带把和尚的尸身拽过来,拿下他的手中刀然后一脚踢飞,撞向另一个和尚。

三个和尚之间的协同被打破,杨怀兵大喝一声把胸中的闷气吐了出来,抡刀反攻。

先前被张军追着砍那个好像有些惧了,拎着刀就往门口急走,被杨怀兵一刀劈在肩颈上,鲜血喷出几尺高,整颗头都要掉了。

一下子变成了二对二。其实也不过刚刚过去几个呼吸。

“谢过郎君。”杨怀兵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鲜血。

“一个不留。”张军已经运刀劈了上去。动了手就要干到底,张军可没有什么留几线的想法,你想杀我在前,我就屠你在后,说什么都是扯蛋。

“尔安敢”两个和尚此时已经满面惶色,已经慌乱了,尖叫着就想脱身,哪有还有斗志和杀意?

要知军将战阵之上都是面对大军挥刀冲锋,他们哪里可能有这种悍勇?

一慌就乱,没几下就被张军和杨怀兵砍倒在地,张军上前在咽喉上各补了一刀确保毙命,这才扔下横刀去拔出自己的三棱刺。

“外面那四个也都杀了,免得留下后患。”

“郎君。”

“尔等即要杀你我,就当有被杀的悟心,莫要有妇人之仁。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还留着彼等吃斋么?”

“大兴寺乃皇家贡寺啊。”

“你若今日身死于此,彼等可会念你巨唐命官?祸端已起事已至此,只有死人才是可靠之人。速去。”

杨怀兵握了握横刀咬了咬牙,拎着刀过去打开衙堂大门。

四个和尚在门前廊下站成一排,正齐声念诵着经文,不防后面有人出来,被杨怀兵举刀劈倒一个:“诸僧谋逆,拿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