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谍影重现 > 第三十章 跟踪监视

谍影重现 第三十章 跟踪监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谍影重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

  八点夜色。

  燕文川回到张家大院,孔二想找他也找不到。

  “燕队。”

  张肇峰这些人已经回来了。

  “恩。”

  “拿着这些钱,去日军轰炸的区域看看,给那些伤亡的家庭一点帮助。”

  下午去银行兑换的法币,这些有二十万法币,虽然不多但聊表心意吧。

  “是。”

  张肇峰对于他这种行为还是很吃惊,不过这是好事,他也愿意去做。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胶卷他打算先洗出来看看,如果是重要资料,自然不能交给樱落,至于理由还没想好。

  这件事暂时又不能让上面知道,以免朱长泰受到牵连。

  独自留在家里,取出胶卷来仔细观摩,这个胶卷要不要冲洗出来是个问题。

  不冲洗直接交给樱落,万一里面有重要的资料呢?那不是帮了小鬼子。

  可万一里面什么也没有,或者是一些不重要资料,自己动了会不会引起她的怀疑?

  按说,如果真的是某种重要的东西,不会交给自己这种刚刚被控制的人才对,真的像樱落说的那样找不到人了?

  这一点他完全不相信,但费了这么大功夫为了试探他,这也未免太过重视了。

  燕文川觉得还是洗出来风险低一些,樱落要是怀疑那就只能把她抓起来审讯,至于被控制的官员只能慢慢审查。

  想到这里起身向着东厢房而去,张家大院本身就是简易的军统办公点,这里各种设施很齐全,审讯室也有一间,洗照片这种暗室自然不缺。

  8:30

  燕文川拿着手里的照片,上面果然有资料,只不过不是很多,素描的图形组合起来像是一款大型火箭弹。

  不过只有空壳的外部形状,内部的构造的图纸并没有,相反数字要多一些。

  一列列的出现在照片之上,燕文川眉头微皱,一款新型的火箭弹制造图?

  好像太大,比起一般的炮弹可大多了,他对着军事这块不是很了解。

  这让他有些摸不透,要真是如此,那这些数字代表的东西可就很危险。而这里只有一个外壳设计,内部的设计呢?

  坏了、

  这让他想到一种可能,今晚的行动可能不止他一个人参与,另外也有人参与其中。

  朱长泰可是接触了不少人,自己也不能锁定谁是其他参与者。

  而自己这份显然是最不重要的,樱落让他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吞掉,那就是丢失也问题不大。

  这么看来...

  看了一眼桌上的照片,这东西还是要交给樱落的,只不过要重新帮她整理一下,改改数据,给他们制造点麻烦也好。

  起身回到正厅,找来纸笔参照上面的数据给他来个乾坤大挪移,前半段不动,只动中间部分跟后半段。

  至于图纸他是学建筑出身,重新素描一模一样不是问题,忙活到九点钟,这才重新拍照收好胶卷,觉得没问题,起身向着茵红楼而去。

  ......

  茵红楼。

  室内的樱落独自饮茶,今晚的重庆像是方鞭炮一样,自然没什么客人,何况她也不打算接客。

  她在等燕文川的出现,已经接到消息,三份文件就差她这一份,虽然是最不重要的,但还是要尽快上交的。

  这么久还没过来,不会被炸死了吧?这是她想的,毕竟炮弹可不认人。

  正在焦急之际房门被敲响,这让她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收拾好心情。

  “进来。”

  燕文川有些狼狈的模样进入房间,这么厉害的爆炸,粘点硝烟尘土很正常,为此还在地上滚了两圈。

  樱落看见他满身狼狈到没有说什么,正常,现在就看看东西带没带出来。

  “东西呢?”

  燕文川脸色难看的道:“樱落姑娘还真不是什么好女人,为了今晚的行动我差点把小命搭上,要不是我机警,今晚就回不来了。”

  一屁股坐在地上端起茶杯大口引用,同时把准备好的胶卷扔给她。

  “咯咯咯...”

  樱落看到胶卷后高兴了,没有在乎他的态度,仔细观摩着胶卷,并没有发现什么刻意的地方。

  她不担心被掉包,现在把他控制的死死的,他敢吗?另外是真是假等照片洗出来就知道了。

  良久,

  “张先生辛苦了,帝国会记住你的贡献,你先回去,明天一早过来找我,我有其它事情安排。”

  “哼。”

  燕文川没在说话起身离去,这个时候没心情聊天,来到大门外找了个角度不错的地方藏起来。

  他要等,这胶卷既然到了樱落手里,指定是要送出去的,那这个送胶卷的人一定是日本间谍,而且送往哪里他需要确认。

  能不能找到其它被带出来的资料,还需要观察一下。

  燕文川刚离开没多久,下午他看到的男子再次出现在房间里。

  “把东西送过去。”

  “嗨。”

  男子出了茵红楼,向着渝中区行去,没有开车,可能觉得目标太大,过了桥,先来到一家裁缝铺,把自己重新变换身份,从刚才的衣冠楚楚变成一个平头百姓。

  燕文川小心的跟在身后,这个人看上去很是谨慎,看见他走进一间酒楼,这个点没几个人吃饭。

  有试探的嫌疑,酒楼前门街道还是很宽的,相对的就是后门街道比较窄。

  三步并做两步来到酒楼后门,不到两米的街道上有些黑暗。透过酒楼的灯火勉强能清街面,南北向。

  刚才从北边过来,往南的可能性比较大,燕文川望向南侧,再走百十米就有东西向胡同,胡同口有盏高挑的路灯,偶尔经过一个人看的还是很清楚。

  燕文川又看向南边,死胡同,距离酒楼五十多米就是一堵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会走这边。

  刚要去北侧等他,却看到从南侧墙边出来一人,虽然看的不清楚,却有个大体的轮廓。

  恩?这墙边有个狭窄的通道能过人,既然躲进酒楼走前门的可能性不大,走后门往北走的可能性最大,却也不能排除往南走的可能。

  没有时间耽误,燕文川向着北走去,到了胡同口靠在墙角观察着,这里可以看到西侧大路,又能注意到酒楼的后门,比较理想的观察点。

  要是他走前门,自己能观察到,走后门也能观察到。

  现在就看他从后门出来往哪走,要是往南走小道,自己就需要往东走去堵截他。

  三分钟。

  死死盯着两处,这时候从后门出来一个长衫男子戴着礼帽,手里还提着一个长包裹,向着南侧行去。

  真是谨慎,又换装了,这个男人要不是走路有点外八字,很容易识别。这样谨慎很容易甩掉跟踪的人,燕文川确定这个男子就是,看着他拐进小道,这才快步向着东侧跑去。

  来到隔壁的街道,燕文川小心的观察南侧小道里有没有人出来,他跑着过来,应该是比他快。

  没让他失望,不多久男子就提着包裹从里面走了出来,而方向的确是往北走,也就是往他这边来。

  燕文川拐到主路上,慢悠悠的低着身子向前走着,也是怕他认出来,同时眼神观察前方的路况。

  这是条辅道,两米宽,有些小门店还开着门,两人前后相差不到百十米,随着后方男子的走动,距离不断拉近。

  又到十字路口,西边跟南边排除,剩余的东侧跟北侧。北侧一眼望去几百米没有分道,东侧百米处却能看到车流,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东侧继续前行。

  同时偶尔侧一下脑袋观察后面的男子有没有跟上来。行走不多时侧眼看到男子没有丝毫停顿居然直接往北行去,像是目的地就在北边。

  燕文川心中一慌,却没有停止走动的步伐,这个时候要是回头走,要是他在拐进来很容易就撞在一起,引起他的怀疑,还有可能认出自己,所以是坚决不能往回走。

  如果男子不进这里,等会快跑几步追到前面去。在他即将走出胡同时,眼角里出现那个男子。

  呼,好险。

  拐到大道上,这里人群就比较多了,他没有犹豫直接向北走,不多时看到一个卖烤红薯的摊位,他走过去开始跟老板讨价还价,看到男子拐进来向着他这边走来之时,这才决定买一点,揣着手,背着身,看老板从炉子里取红薯。

  男子不多时经过他,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提着包裹向着北方继续走。等他走出五十米开外,燕文川这才放下钱跟了上去。

  男子兜兜转转来到中山一路的普云寺,不是很大的一座寺庙,香火却很是鼎盛。

  这可能跟最近日军的轰炸有关系,民众更相信求佛比求人管用,刚刚经历轰炸,而渝中区却很好的避开了,这不得不让民众相信他们得诚心感动上苍。

  这个点居然还有不少香客带着高香进寺庙还愿,男子在门口驻足,从包裹里取出高香,这才走进庙里。

  “阿弥陀佛。”

  门口的沙泥口宣佛号,其实眼睛注视着来往之人手中是否有诚意。最直接的诚意自然是高香,以及香油钱。

  “施主留步!”

  沙泥把想要进寺庙的燕文川拦住,僧袍,念珠,光头小和尚。

  “不知小师傅为何拦我?”

  “阿弥陀佛,施主既无慈悲心肠何必踏入佛门净地,施主想要进这大雄宝殿,需高香三柱,香油三百三。”

  “我佛定保佑施主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说着话和尚闪身漏出后面的高桌,高桌之上有一摞高香,以及捐香油的箱子。

  呵、

  这些慈眉善目的和尚,做起事来可真是步步算计,没带香就没善心,无法进入寺庙,这是什么狗屁规矩。

  “大师,刚才的男子为何没有捐香油,你就放他进去,难道你们认识?”

  “阿弥陀佛。”

  “林施主,一片善心早已在佛祖心中留下印记,无需每次都捐,然,高香是我寺进庙之凭证,对我佛不敬者,小僧爱莫能助。”

  林施主?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