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谍影重现 > 第三十一章 发现与问题
听书 - 谍影重现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

  他没有时间跟小和尚浪费,从身上掏出三百三法币放进盒里。

  “阿弥陀佛,施主有此善心必得福报。”

  小和尚把三柱高香递给他,示意他可以进入其中,燕文川还想搞清楚这个林施主是谁呢。

  “小师傅,不知道要捐多少香油钱才可以跟林施主一样,在佛祖心中留下印记?”

  “阿弥陀佛。”

  “施主有大善心,实在功德无量。林施主每次过来都是捐香油五千,可见向佛之心。”

  “这么多?”

  “我可没有那么多钱,就捐一千表示一下心意吧。”说着再投一千法币。

  “施主有心了。”

  小和尚面带微笑,觉得燕文川这个人也不错,对佛祖很是诚心。

  “小师傅,不知哪位林施主每次来都在哪里拜佛,我想沾沾他的福气下次来也好多捐点香油。”

  “施主有心。”

  “林施主与我寺主持很是投缘,每次来都会相谈许久,想必是被主持点化。”

  “不知主持大师在这普云寺待了多久,竟有如此高深法力?”

  “阿弥陀佛。”

  “主持今年三月刚到,是政府从南京云来寺请来的高僧。”

  听明白了,这个普云寺的主持就是日本间谍,而且是重庆政府安排过来的。

  这也不奇怪,这些寺庙虽然政府不怎么管闲事,但还是有专门的部门负责。

  三月份来的,跟川岛来的时间差不多,现在基本搞清楚了,这里面也藏着一个间谍小组。

  而且职衔要比樱落高,不然这么重要的胶卷还要转一手,或者他们的职责不一样。

  燕文川没在问,至于这个林施主一定是假名字,这个小和尚也未必知道。

  走进寺庙,两侧禅房数间,正面两层高的殿宇就是大雄宝殿,香客都去里面还愿。

  冒然去见主持很容易引起怀疑,只能在这等着,看看这个姓林的是否还去其它地方。

  ......

  三米高的佛像后面就是主持的禅房,此刻室内两人正在低声交谈。

  一个就是燕文川跟踪的男子,另一个就是普云寺的主持。

  男子相貌堂堂,慈眉善目,身披袈裟,四十岁左右。此刻嘴里却喝着小酒,吃着猪肉,那有点佛家弟子的样子。

  “樱落得手了。”和尚放下手中的筷子问道。

  “嗨。”熊泽圭佑从身上取出胶卷交给他。

  北里柴三郎接过胶卷,观察一下,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我会转交上去的,这次事情你们小组行动有些缓慢,交代樱落不要放松警惕,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另外,帝国需要一份支那军队在广东汕头的军事部署图,希望她尽快搞到,最近电台要少用,军统特务开始在周边安置侦听设备。”

  “嗨。”

  柴三郎交代熊泽几句后就让他离去,他刚走房间出来一名武士,站在他身后等待命令。

  “送到今井将军哪里!”

  “嗨。”

  武士并没有离开房间,而是来到房间正中的佛像面前,在耳后轻轻一按,佛像转动露出通往地下的阶梯。

  男子步入其中,很快消失在通道里,佛像自己转回原位。

  燕文川等了没多久,就看到熊泽从宝殿里出来,悄悄跟在身后,却发现他没有再去其它地方而是原路返回。

  他没有在跟踪,反正破不了他,他现在对这座普云寺很有兴趣,不知道里面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这主持接到胶卷后怎么送出去呢?送给谁呢?

  给川岛芳子的可能性有,其它人的可能性也有,现在不好查了,这么多人进进出出,无所锁定谁是日本间谍。

  他围着寺庙开始转圈,中山一路相对繁华了,周边的街道也都很宽,经过的人群也很多。

  他来到东侧街道,跟普云寺背靠背的是一座三层楼的饭店,面积看上去不小,应该是住宿与就餐一体,门前还停着不少车辆。

  再往东北走不久,燕文川就看到一处精致森严的办事机构,门口很是醒目,有士兵在站岗,却不是中国士兵,是日军。

  门口的牌子也提示的很清楚,没错就是日本驻重庆领事馆,燕文川毕竟对重庆不熟悉,在脑海里行不成一个大体的地图。

  中山一路中段,也就是普云寺周边就是属于七星岗范围,也就是说普云寺只跟日本领事馆相隔一条街的距离。

  以前不知道这会走着也知道了,远远的看着领事馆,燕文川心里就开始考虑问题。

  距离领事馆这么近,及有可能就是把胶卷通过自己不知道的方式送进去。

  也就是川岛芳子有可能在领事馆里,或者有这次重庆所有计划的负责人在里面。

  那今晚的行动成果应该都送进去了,这就很麻烦了,虽然现在开战了,但是使馆作为两国沟通的桥梁,属于独立存在的部门,就算明知道里面的人可能存在收集情报的工作,你也只能预防阻止,却不能明刀明枪的进去抓捕。

  要是今天把领事馆给端了,说不定哪里的百姓就要遭殃,现在大半国土被日本人掌控,处于明显的下风,只有被动接受的命运,哪敢反抗。

  他没有在看,而是转身向回走去。脑海里开始顺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

  上面的态度先不管,先处理日本间谍。现在确定的是南岸存在很多问题,南岸区政府里面有问题,这是樱落这边造成的,她利用鸦片控制官员,帮她收集情报与处理相关事物。

  本溪商会有问题,那家皮革厂很可可能是生产鸦片的地方。

  需要挖出支持建厂的官员,过海关运输进来制作鸦片的原材料的官员。

  政府交通部有问题,建设厅有问题,司法部门问题也不少。

  这零零总总就把问题集中在高中国一家了,再往上走就是司法院。

  高中国的亲家一个是检察院院长李晟,一个是交通部副部长马羲和。

  儿子是建设厅副处长,警察局局长,南岸副区长,其配偶都是政府部门的官员,与南岸各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破局还是需要从高中国一家来下手,这方面牵扯其中的人不会少,拔出萝卜带出泥。

  另一方面,就是关于日本间谍的问题,樱落这里一组,普云寺一组,两个小组的成员能不能全部抓捕不好说,现在考虑的是要不要行动,自己留在重庆的时间不能太久,以免上海出现问题。

  剩下的就是组织这边的问题,这个苏慕青表现很不正常,今晚的接头还是取消的好。

  和谈的事情行程意见都需要汇报,苏慕青的事情也顺便说一声。

  还有南岸给日军轰炸提供方便的,需要尽快找出来,很多事情啊!

  ......

  十点。

  “首长,飞鱼同志的电报。”

  “哦、”

  这么着急汇报,想必有重要的事情,接过文件仔细阅读上面的内容。

  虽然是简单的两条信息,内容却十分复杂与诡异。

  国党大部分同意和谈这一点不奇怪,也已经有心里准备,工作也已经提前做好就等着应付目前的局面。

  只是关于苏慕青的问题,这让他眉头微皱,不是很明白飞鱼同志的意思,表现不是很正常,是怎么个不正常法?

  暂时取消与之配合,这说明飞鱼同志已经发现一些问题。再结合最近她在上海的表现,他还是感觉出一些问题来。

  “穆青同志今晚有行动吗?”

  “是。”

  “首长,今晚穆青同志应该是去白山公馆参加舞会,听说是宋家的公子组织的,国党政府高层的子女基本都去了,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想必是借助这次机会影响那些高层子女。”章文台回道。

  “白山公馆。”

  考虑着问题亲自把文件销毁。

  “藤蔓同志也参加了?”

  “是。”

  “今晚藤蔓带领联络处的几位同志去了白山公馆,她这边有留下报备。”章文台不是很明白首长的意思。

  藤蔓也去了,苏慕青是跟着她去的?她们怎么会认识?

  这一点有些问题,要是单独进入还能说的过去,要是一起进去,还亮明身份跟这些公子哥结交,这就很有问题了。

  苏慕青跟藤蔓在后方基本没接触过,双方之间在工作上没有交集,怎么会认识呢?

  难道在上海的时候见过?这也不合理,藤蔓去上海是安排张特力的事情,见的是梁鸿达,两人应该没有见面的机会。

  当然,凭借她易容的本事,有可能无意中见过藤蔓特说不定。

  但是苏慕青刚来重庆,没有安排到办事处,怎么可能两人之间认识呢?

  “回电询问飞鱼同志,确定藤蔓同志与穆青同志是否一起进入白山公馆,是否相互认识。”

  “是。”

  这一点燕文川考虑的不到位,他以为首长安排苏慕青进入办事处,那两人认识很正常没有标注,只说她的表现不正常。

  但是首长知道里面的事情,两两结合那就出问题了。

  十分钟后,章文台再次出现,把答案交付首长。

  就这一句就够了,两个人相互遮掩,燕文川就站在旁边,这是她们没有想到的。

  要是知道,怎么也不会表现的这默契,两人一起出席还可以理解为巧合,两人同时表明身份,还一前一后的打掩护,这还不能说明两人很是默契吗?

  他看到这样的回复,心里也是一惊,说明什么?说明两人接触的时间不会太短,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默契呢?

  藤蔓的身份已经确认无误,那苏慕青是什么时候跟她认识的?

  当然,这只是燕文川的片面之词,不足以对一个优秀得情报员行成证据,但这也给他提了个醒。

  这里面还是有很多问题的,需要单独甄别一下。

  “文台同志,你去穆青同志哪里一趟,让她暂时不要处理其它事情了。”

  “把这份关于明天采取抗议国党政府的文件送过去,让她认真阅读后进行必要的配合。”

  “是。”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