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非酋变欧之路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来访

非酋变欧之路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来访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非酋变欧之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么说的话,太祖皇帝等于是白白替别人养活了自己的孩子,算起来看上去有些吃亏,到了最后还以为燕王是自己的儿子,把不是自己的儿子的儿子分封为王。

但要是从长远的目标上看太祖并没有吃亏,毕竟燕王这一脉的人,几百年来一直勤勤恳恳地守护着北疆,没有让异族人打进来,为此燕王一脉的儿郎们几乎都死在战场上,也算是对得起开国皇帝。

燕王在登基后改正了自己的姓,但还是下令要保护好前朝的皇陵,甚至他专门去拜祭了一下前朝的开国皇帝,也没有多说什么,前朝的皇室成员基本灭绝,因为最后一任皇帝在自己临死之前下手弄死京城了的皇室成员,后来在动乱中其他留存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燕王登基后才找到一个带着皇室血统的人加封为侯爷,他在后来和十八娘谈到这里时十分感叹,想当年的太祖皇帝那可是一代雄主,建立起一个庞大的皇朝,才几百年过去就变成这个样子,儿孙落魄成乞丐。

在一步步走上宝座的过程中,他还根据第一手资料知道燕王府的家规是怎么来的,原来当年生下燕王的太妃说过:太祖之所以会在登基后不到五年而亡,很大的原因就是太祖皇帝太过喜欢女色,不然他应该会活得更加长久。

初代燕王在知道[无错小说网www.wcsw.top]这个消息后,就给家里的男子立了一个规矩:不许在外面勾搭女人,身边也不需要太多的女人,要是不听话的后代就会被燕王弃了,绝对不能够成为燕王的继承人。

这么一代代下来后的燕王自然对三宫六院没有什么兴趣,建造皇宫时就特意减少面积,根本就没有打算搞那么多的宫殿,连续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还是让老百姓们休养生息。

他和妻子一起进入皇宫,还带着他们的儿女进入皇宫,当然成年后的儿女已经分封出宫,经过一番时间的适应后,京城算是安宁下来。

陶家也算是进入高官的行列中,三郎五郎这些年过去也算是在各自领域里颇有建树,得到了爵位,但两个人十分低调,因为他们知道所谓的荣华富贵有可能是过眼云烟。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知道京城里曾经横行一时的权贵们基本上就没有几家能够留存下来,他们大都在政权交叠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沦落下去,有些是全部废了,也有活着,但风光不再,新朝里很少能够看到前朝的大家族成员。

三郎五郎在知道后就把这些事情都记录下来,让儿女们不要只能享福,而无法承受苦难,他们并不希望儿女们一定成为人上人,但要他们记得陶家的经历,有些时候一个外人的恶意就会灭了整个家族。

谁能够想到陶家一个大家族不是因为皇命而灭,只因为某个人自认为自己看透真相后就想要报复,所以有时候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大忌,家族成员都聚集在一次,结果就是被人一窝端。

除了陶家的教训外,还有其他大家族的灭绝,也可以从中学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要是解决后就可以让陶家的人能够逃出一支,不会灭绝。

三郎五郎进入京城后一直不怎么爱出风头,陶家是最低调的家族,突然间有人找上门来,一开始三郎五郎看到那个拜帖时有些惊讶,但最终决定去看一眼。

说起来陶家的亲朋好友在陶家败落后基本上没有,但新朝建立后还是联系上少少的几个人,但最多也就是最普通的关系。而这个帖子上的人说是他们的母系一方的亲戚,这一次有急事想要见见他们兄弟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到了地方,是个小小的茶铺,看上去并不奢华,也就是一个小小的铺子,不过有个地方属于专门品茶的地方,能够看出来这里的人有一定的素养。

被人带进来去后,发现远远坐在那里品茶的人是个女子,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惊讶,有了一个十分能干的阿姐,他们不会轻视女子,女人也是很厉害。

但他们好像不认识这位,那么为什么必须找他们?两个人相互对视一眼,同时微微摇头,两人就知道对方都不认识这位是谁。

等着走近后,他们就发现这个女子说起来年纪不小,因为她的头发已经花白,这一点就说明她不会很年轻,不过能够看出来受过良好的教育,她背对着他们正坐在那里,看得出来姿态优美。

“十二娘,陶家三郎五郎已经到了。”有人禀报到,听到声音后她站起来,抬起头来看向门口,就见三郎五郎带着几分好奇看着这个女子。

她看着他们两个人,说起来他们两个人三郎主要是研究工作,但他要常常外出,皮肤自然不是很白皙,至于五郎更多在军中,气质、行动中偏行伍,不是她心目中最好的样子。

在她打量兄弟两个人时,五郎兄弟自然也在打量着她,能够看出来这位曾经富贵过,这是从气质上看出来的,五郎认出来衣料也曾经是好的,不过那都是旧朝所时兴的样子,现在看有些怪。

而三郎则看不出来什么时兴不时兴,但他看的出来衣料经过多次水洗的缘故,导致有些变白,要知道天然染料往往是容易掉色。

有钱人家为什么要常常穿新衣?不单单是为了显富,更多是因为衣服洗过几水后,就会发现衣服的掉色很厉害,颜色十分暗淡,变得不好看,自然必须换衣服穿。

甚至有人的新衣只穿一次,再一次外出就要换新的衣服,这倒是和后世的那种名牌衣服一样,只穿一次,过后就不会穿,什么洗涤后再穿根本不存在。

用某品牌衣服的客服说过的话:我们的产品从来就没有想过怎么清洗,不管是水洗、干洗统统不提倡,所以有人从垃圾箱里捡到名牌衣服,因为名牌衣服属于一次性的消耗品,穿完就要扔掉。

这都是属于富贵人家的操作,可一般人家要是连饭都吃不上,绝对不能把钱花在衣服上,一件衣服可以穿很多次,而这种人家也不会穿什么绫罗绸缎这些衣料,主要选择麻棉之类的衣服,穿了又穿。很多穷苦人家的衣服都是补丁摞补丁,勉强遮住身体。

面前这个女子穿的就是绸缎做成的衣服,但颜色因为洗涤过多次后,不可避免地掉色,穿这种看上去有些发白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来境况实在是不会好。

再看看这个女子头上戴着的发簪,也是成色不怎么样的玉簪,但看她正坐在那里的仪态,以及站起来后的站姿都会发现她是曾经受过良好教育的贵女,只是现在明显落魄了而已。

三郎五郎并没有想要低看这位,当年要是没有阿姐的当机立断行事,只怕他们兄弟两个人过的还不如比这位,也不知道去了那个地方,或者有可能早死在某个地方。

阿姐在他们长大后,就把陶家的全部情况都告诉给他们,而他们才知道原来在逃命的路上,还有人想要暗算陶家大房,好在发现的早,才没有造成伤害。

当初逃亡时他们身边就带着一对母女恶仆,她们两人身边还有和她们关系不错的奴仆,要是阿姐端不住,只怕会让做主人的反而要看奴仆的脸色,好在有阿姐,才算是平安无事。

在知道这个后兄弟两个人再也不会轻视最底层的人,要知道其中的一个竟然想要把他们卖了!弱小的他们就会变成奴仆,偏偏又没有大人来解救,他们的一辈子绝对会不怎么样,一想到这个后他们后怕不已。

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当初的父母亲两个人都是很不错,并没有因为阿姐是女子就什么都不教,陶家的孩子以后不管男女都要好好教育,最终受益的人是自己。

而那个女子在看很清楚三郎五郎后,就是惊喜万分的感觉,这段时间里终于安定下来,费了不少心思才送上了帖子,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来,现在看见才会很高兴。

“三郎、五郎,你们好,好久不见。”看着这两个新朝新贵,她心里有些懊恼,当初就应该好好施恩,而不是被她一说就放弃了,有些可惜。

“请问这位太太是谁?”三郎问,五郎则没有出声,他能够看出来这个女人在看到他们时整个人都是带着无比的欢喜,从说话的语气上看,就仿佛他们之间很熟。

现在看清楚对方的样貌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这位看上去很眼熟,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记忆中,就是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

“我?”对方听到这个问题后,一下子眼睛涌出来泪水,手指有些无措地揉搓着手里的素帕,过后她用帕子擦擦自己的眼睛后说:“三郎、五郎,我是你们的阿姐。”

听到这句话时五郎看了她一眼,阿姐?什么阿姐?她家阿姐还很年轻,比他们还要年轻的样子,怎么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

刚想说胡说八道,他猛地想起来一件事:那个侯府的十二娘不就是长得和自家阿姐很像,他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一下子明白过来。

他看了一眼三郎后说:“原本是侯府的十二娘姐姐,兄长可还记得?据说她少年时和阿姐长得一样。那一次,咱们和阿姐曾经去拜访过一次。”

当初他们兄弟两个曾经见过这位,后来发现彼此的三观完全不合,就渐行渐远,想不到如今看见,竟然老到这个样子,根本就不想阿姐。

但兄弟两个人实在没有记得和她有什么特别神的关系,怎么叫你们的阿姐?感觉有些乖乖的,五郎心里带着几分不怎么喜欢的感觉。

听到这里三郎才醒过神来,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眼睛里有些水光泛滥的十二娘。他本人一向不怎么喜欢看到别人哭,有些反感,他家阿姐就没有哭过。

十二娘有些尴尬,她以为自己有太多的话可以说,却没有想到对方十分平静,根本就没有产生什么共情作用,她咬咬牙齿,觉得对方不怎么好打动。

三郎五郎两个人对视一眼对方,有了一种十分古怪的感觉,为什么有种她的表现怪异,和他们关系特别深的感觉?这感觉不对劲,要真的是十二娘,也就是几十年前见过一二次,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顶多是所谓的表姐弟,可以说一表三千里。

五郎一碰三郎,三郎十分耿直地说:“怪不得感觉有些熟,现在看看,的确是有些像是阿姐的轮廓,但阿姐要是和她比,阿姐还是很年轻。”

五郎差点笑出声来,自己兄长太过耿直,根本就不会看人家脸色,还实话实说,要是一般人听到这话,只怕会气个半死,哈哈哈!

十二娘看着兄弟两人,发现他们两个人似乎说了什么,不过现在的她年纪大了之后,耳朵有些不好,根本就没有听出来是什么。

此刻的她知道对面的两个人对她没有感情,他们心里只会念叨着那个人好。一想到这个,她的心里很难受,要早知道这么一回事,她一定不会乱选择,一定会走另外一条路。

想到这里她的眼泪再一次流淌出来,为什么她会这样?在她以为可以自己可以过得很好时,发现一切都有了变化,明明很多事情她从来没有插手过,却最终落到这个地步。

当然她也知道这一次自己活得要比之前长了很多,但她不是活得更长?而且活得要比自己滋润很多,一想到这个,十二娘就从心里感觉悲伤,为什么每一次的人生和她比起来,都要过的比她差?

感觉对方身上溢出来的悲伤,三郎五郎相互对视一眼,这个人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非要见他们兄弟一面?按说这位表姐应该见自家阿姐才对,女人和女人之间有着一定大的交流可能性。

那么她一定有什么非要找他们的原因,或者他们能够帮她做什么。他们兄弟两个基本上对这位十二娘没有印象,所以找他们做着什么?

五郎用眼神示意兄长三郎,不要都轻易答应别人,以防止背锅。三郎知道自己的机变方面不如五郎,自然是答应兄弟的提醒。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