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 第五十六章 当场翻盘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第五十六章 当场翻盘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很快,小张就一脸紧张地走了回来,凑近鲁岳浜的耳边小声说道:“我跟特种陶瓷厂联系过了,孙贵山厂长要我们派出所立即停止对郝专家的审问,等他赶过来……”

郝专家?

郝专家是谁?

鲁岳浜先是一愣,随即才反应了过来,孙贵山嘴里的郝专家恐怕正是这次自己抓回来天北矿院的大学生郝爽。

“……孙厂长还要求我们务必保证好郝专家的人身安全,如果发生什么问题,他一定追究到底!”小张继续说道。

听清楚了小张的转述,鲁岳浜顿时觉得牙花子一阵发疼。

奶奶的!

看来这次事情有点棘手啊!

还真没有想到,这个大学生不是在吹牛,真的是天阳特种陶瓷厂的特聘专家。

而天阳特种陶瓷厂,可是正处级单位,换而言之,就行政级别上,孙贵山可是跟区长是平级,地位远非鲁岳浜这个副股级的派出所所长所能比拟的。

不过再觉得棘手,鲁岳浜也不肯在手下面前失了面子。

“呵呵,孙贵山好大的口气!还真以为他一个正处级企业领导,就可以干涉我们警察机关办案吗?”鲁岳浜冷笑着说道。

话音未落,只见一个内勤快步从斜对面的所长办公室跑过来,对鲁岳浜说道:“方局长要你立即停止一切行动,呆在所里等他过来!”

“方局长?哪个方局长?”鲁岳浜大脑一时宕机,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分局方元安方局长。”内勤回答道。

方元安方局长?

鲁岳浜吓得差点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方元安这时候打电话过来,让他立即停止一切行动,还能够因为什么?

肯定是因为郝爽这个案子啊!

虽然说方元安的行政级别比孙贵山还低半级,但是那却是实打实的翠湖公安分局一把手,是随时可以撸掉鲁岳浜帽子的人!

鲁岳浜顿时只觉得后脊梁骨一阵发紧,三月份的天阳虽然寒意正浓,但是一层细细的毛毛汗却从后背上渗了出来。

孙贵山啊孙贵山,我是刨了你家祖坟还是怎么着啊?

你打电话通知我,我这边不是已经打算停了继续对郝爽的审问吗?

可是是你这个鳖孙为什么又要把这件事情捅方局长哪里去呢?

同时鲁岳浜也意识到了,郝爽绝非是普通的特聘技术专家那么简单。否则以方元安的地位,即使受了孙贵山的请托,打个电话过来说一声也就行了,又怎么可能会专程为这种事情特意跑到他们派出所一趟呢?

还真以为方元安这个翠湖分局的局长是天阳特种陶瓷厂的保卫科科长啊?

鲁岳浜就是再浑球,也明白了郝爽不是他所能够惹得起的,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究竟尽量补救一下,把事态缓解缓解。纵然是不能够消除郝爽心里对自己的恚冤,但是至少不能够让方元安目睹到自己给郝爽上了手铐。

他快步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准备到审讯室先去把郝爽的手铐给解开。

女摊主这时候正在派出所院子里站着,得意洋洋地跟几个混混同伙炫耀自己的后台,“老娘都说了你们跟老娘干不会吃亏吧?打赢了跟着坐地分钱,就是像今天这样打输了,自然也有我姐夫出面给咱们撑腰!”

她抬眼看到鲁岳浜从副所长办公室走出来,连忙笑嘻嘻地凑上前去,“姐夫,怎么样?那个小鳖孙答应赔钱了吗?”

“赔你马勒戈壁!”鲁岳浜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女摊主的脸上,咬牙切齿地骂道:“我平时跟你交代多少遍了,让你收敛一点收敛一点,火车站这一片鱼龙混杂,有太多角色是你招惹不起的;也有太多的事情,是你姐夫我也撑不住的。你特么的真以为你姐夫我在这里当一个破副所长,你就可以在火车站肆意妄为,无法无天了?”

女摊主被这一巴掌打得耳朵嗡嗡直响,立刻赤红的五道手指印从她白胖脸颊上浮现出来。她捂着脸颊,不敢置信地看着鲁岳浜,然后一嗓子就嚎啕了出来。

“妈,他打我,姐夫他打我!”她眼泪汪汪地看着诱骗大凶妹去试穿衣服的老太太,想让她帮自己主持公道。

老太太本来打算上去训斥自己女婿几句,可是她看到鲁岳浜脸上那股子恨不能从她们身上咬掉一块肉下来的阴狠劲儿,心里不由得也冒出一股寒意,两只脚颤颤巍巍地站在那里,哪里敢上前数落鲁岳浜半点不是?

“还嚎?嚎你麻痹的嚎!”鲁岳浜反手又一个巴掌抽到女摊主的脸上去,“老子这一辈子就不该干的事情,就是娶你姐姐!”

女摊主的哭嚎声被这一巴掌打得戛然而止。

她终于明白,这次可能真的是大事不妙了。要不一向宠她的姐夫,又怎么会翻脸翻成这样?

鲁岳浜懒得在这些蠢货身上再浪费功夫,他快步走进审讯室,来到郝爽跟前,脸上堆出笑容,对郝爽说道:“郝,郝专家,今天的情况有些误会……”

他一边舌头生硬地跟郝爽打着招呼,一边近乎谦卑地弯下腰来,拿着钥匙要想把郝爽手上的手铐给解开。

郝爽听到外边的吵闹声,又看这个情况,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让青年警察打给孙贵山的那个电话起了作用啊?

孙贵山为什么会帮他,道理很简单,纵使孙贵山不去计算瓷支撑轴装置成功之后会给自己带来多么巨大的好处,也得考虑一下他特种陶瓷厂厂长的位子。

至于说孙贵山能不能搞掂鲁岳浜,郝爽更是不用担心。

如果是换成三十年后,也许一个国企厂长的能量可能真没有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大。但是在八十年代,这种情况却很少,尤其是天阳特种陶瓷厂这种正处级企业的能量,远非鲁岳浜一个小派出所副所长所能够比拟的。

更何况这件事情还牵扯到高官密切关注,省轻工厅厅长亲自主抓的省轻工厅一九八七年重大科技攻关项目的瓷支撑轴装置替代项目。

即使孙贵山的能量不够,他只要把这件事情捅上去,让省轻工厅通过渠道向下施压,又岂能是鲁岳浜这种小角色能够扛得住的?

所以郝爽理都没有理鲁岳浜一句,转了一个身,把自己双手藏了起来。

你妹的,给捞汁铐上手铐容易,想要解开手铐,哪里有那么简单啊?

鲁岳浜看着一脑袋痴肥,但是能够在派出所当上副所长,又岂能是普通人物?他心里当然明白,如果在方元安赶来之前,自己把郝爽的手铐解开,可能还会有一个比较体面的收场;倘若真的是让方元安看到郝爽被铐在派出所的模样,那他这个副所长的位子可能真的保不住了!

“郝专家,郝专家,你就让我把手铐给解开吧。”鲁岳浜低声下气地说道,“这件事情完全是误会,完全是误会……”

“误会什么啊?”郝爽冷冷一笑,“你当时不是说,就喜欢铐我们嘛?我现在就满足你的冤枉,让你铐个够啊!”

鲁岳浜的大胖脸面色惨白,僵在那里,他这时候即使再蠢,也知道自己这一脚是结结实实踢在铁板上了。

眼前这小子不仅仅是后台硬,而且软硬不吃,根本不打算给自己台阶下啊!

鲁岳浜看了看审讯室的部下,向让他们上去强行把郝爽手腕上的手铐给打开,却又怕这样的举动会进一步激怒郝爽。

无奈之下,他只能拉着一张椅子绝望地坐在审讯室,等待着局长过来。

此时他心里还残存着一丝希望,也许到时候自己只要咬紧牙关是买卖纠纷,而郝爽他们这一方动手伤了人,也许能够侥幸蒙混过关?

******

方元安带着分局政治部主任和纪高官站在派出所门口,跟特种陶瓷厂厂长孙贵山汇合了之后,几个人一起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

本来单靠孙贵山自己,是没有办法让方元安搞这么阵仗的。但是奈何孙贵山命好,有一个在天阳市政府督查室担任副主任的妹夫。

天阳市政府督查室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甚至很多普通人都不知道天阳市政府还有这么一个部门。但是实际上市政府督查室却是天阳市政府办实权最大的部门。

市政府有什么决议分派任务,都是通过市政府督查室监督落实情况向各个副市长汇报;而要是下面出什么问题需要追究责任,市政府也是派督查室出动负责具体调查。

所以方元安可以不买孙贵山的账,但是却不能不买市政府督查室副主任薛文斌的账。

派出所的警察们看到方元安进来,连忙迎上前去。

方元安摆了摆手,说道:“郝专家在哪里?”

警察小张连忙指了指审讯室,“方局,在那里?”

于是方元安一摆手,几个人就直奔审讯室。

进去之后,方元安只看到鲁岳浜坐在椅子上,另外还有一个青年就戴着手铐蹲在角落,哪里还不明白那个戴着手铐的青年就是省轻工厅重大科技攻关项目的特聘专家郝爽啊?

“方局!”鲁岳浜看到方元安进来,也连忙站起来迎了过去。

方元安没有想到自己提前打电话过来了,最后还是这个局面,一时间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随手就将手里的公文包砸到了鲁岳浜的脸上,嘴里咆哮道:“鲁岳浜,谁给你的权力去铐轻工厅的专家?”

鲁岳浜脸被砸得生疼,却连躲都不敢躲。

那几个跟着他到火车站出警的警察也都一个个低下头,根本不敢往方元安的方向瞟一眼。

局政治部主任弯腰从地上捡起方元安的公文包,递给方元安,方元安却接都不接,瞪着鲁岳浜说道:“手铐钥匙呢?”

鲁岳浜连忙双手把手铐钥匙捧到方元安面前。

方元安伸手从鲁岳浜手里夺过钥匙,快步来到郝爽跟前,俯下身一边为郝爽解手铐,一边诚恳地说道:“郝爽同志,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让你受委屈了!”

郝爽知道方元安是领导,但是却不知道具体身份,于是就把目光投向方元安身旁的孙贵山,“孙厂长,这位是?”

“这位是翠湖区警察分局的局长方元安同志!”孙贵山连忙介绍道,“是专程过来为你主持公道的!”

“谢谢孙厂长,谢谢方局长!”郝爽先向孙贵山和方元安表示了感谢,然后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把今天的情况简要地向方元安和孙贵山讲述了一遍。

最后他说道:“且不说我跟那个被敲诈的小姑娘根本就不认识,是被无辜卷进来的,不该受这样的对待。就单说我向这位副所长报了案,我和副所长的小姨子就成了涉案双方,没有道理我被戴上手铐,而他小姨子和她的同伙却安然无事啊!”

“郝爽同志,你放心,整件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方元安拍了拍郝爽的肩膀,然后把目光投向鲁岳浜,“鲁岳浜,你还有什么话说?”

鲁岳浜看着方元安带了分局政治部主任和纪高官过来,又说整件事情调查清楚了,整个心肝都是颤的。

这件事情又不是什么太复杂的案子,如果方元安真想调查的话,随便派两个警察的火车站现场随便做一下走访,不难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方局,这中间真的是误会。我到出警现场,看到有两个天阳人被打伤躺在地上,就一时激愤,没有做详细调查,就把郝专家和他的女伴带回来了。这中间我犯了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错误,要深刻地向您和郝专家做检讨!”鲁岳浜满脸沉痛地做着自我批评,他心中还残存着一丝侥幸,希望方元安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事到临头还妄图狡辩!”方元安把双手往后一背,对纪高官说道:“王书记,你把现场调查的材料交给鲁岳浜看看!”

“是!”纪高官立刻拿出一份厚厚的材料,递到鲁岳浜手里。

鲁岳浜接过材料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豆粒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不停地滚落下来。

原来材料上不仅仅有今天整件事情的经过,后面还有十多封检举信件,都是检举他跟火车站服装市场的敲诈团伙沆瀣一气,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鲁岳浜啊鲁岳浜,如果没有看到这些材料,我真的不敢相信,在咱们翠湖分局,还有这么一个干警啊!”方元安猛地一回头,望着身侧的分局政治部主任和纪高官,“张主任、王书记,你们讲,对这种害群之马应该如何处理?”

张主任态度坚定地说道:“方局,对于这种犯罪团伙的保护伞,我的态度十分明确,先就地免职,然后再追查责任!”

“方局,”王书记也紧跟着表了态,“鲁岳浜滥用职权,胡乱出警,凭借我多年纪委办案的经验来推断,这背后很可能涉及有重要的经济利益往来,我建议立刻对他采取措施,进行隔离审查!”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