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快穿之魂契 > 第228章王府世子的日常(10)

快穿之魂契 第228章王府世子的日常(10)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快穿之魂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你这是什么表情?”镇南王见到自己的老部下那副表情,立刻虎着脸怒道。

镇南王以打仗起家,军中之人较为直接,你强他们就服你,能坐到今天的位置,镇南王的武力值显然不可小看,起码夏四无每次和镇南王比武就从来都没有赢过。

一想到这,夏四无缩了缩脖子,谄媚的笑着说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只有王爷这样英勇盖世的人,才能生出世子这样出类拔萃的后代。”

“像我家那个小子,和世子差不多的年纪,到现在还只知道吃喝玩乐,比世子可差远了。”

显然,夏四无愁眉苦脸的模样深深的取悦到了镇南王,他假惺惺的拍拍老伙计的肩膀“哪里哪里,你家那小子虽然顽劣,但对你可是孝顺得不行。”

夏四无无奈的抽抽嘴角,他家臭小子哪一次献殷勤的时候,不都是有事要求他,要是没事的话,那臭小子巴不得离他三丈远。

镇南王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自家儿子,不知怎的突然感觉有些酸涩。

初次见到儿子时,他还是软软小小的一个小团子,镇南王这辈子经历过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了,那会却愣是不敢碰这个小团子一下。

小团子长大了,却因为从娘胎里带的病根导致从小就病殃殃的,那时候的镇南王每次看着小小少年咳得撕心裂肺的时候,总会心惊胆战。

活不过二十岁,这句话就像是一道诅咒一样悬在镇南王头上,让他几乎夜不能寐。

可是现在,镇南王看着自家儿子以一打十都丝毫不落下风的身影,感觉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旁边的夏四无一个激灵,他家王爷这表情,难道是哭了?

镇南王抬手随意抹了抹眼睛,面上露出狠意来,声音冷得犹如冰川千年不化“老子为盛朝出生入死几十年,我唯一的嫡子居然在京中遭人刺杀。”

“今天这事,哪怕是陛下来了,我也要他给老子一个说法。”

听着镇南王充满戾气的话,夏四无脸色一变,因为王爷常年不在京城,这些人似乎就忘了王爷‘血人屠’这个称号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镇南王嘴里放着狠话,但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家儿子,唯恐出现苏湛不敌自己却来不及救援的场景。

苏湛不疾不徐的把最后一个敌人打晕放倒,刚一转身,她就对上了对面目瞪口呆的镇南王一行人。

苏湛眨了眨眼,面色苍白的咳嗽起来,一旁的四崖条件反射地扶住她。

她咳得撕心裂肺,那副虚弱的姿态让人看着就觉得这人肯定活不长久,镇南王心里一紧,连忙上前仔仔细细的察看了一遍儿子的身体状况。

“还好,没受伤。”镇南王舒了口气,完全无视地上倒了一地的刺客,温温和和的对自己唯一的嫡子笑着说道“小元宝,下次出门,记得一定要带足人手,免得又像今天一样被人欺负。”

夏四无以及他的手下都惊呆了,看看这满地的人,王爷啊,你说这话就不亏心吗?!

早就从原主记忆里得知镇南王如何对待他唯一嫡子的苏湛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她特别乖巧的‘嗯’了一声。

镇南王对儿子嘘寒问暖后,王府的马车才姗姗来迟,停到一行人面前,驾车的车夫看到镇南王吓了一大跳,连忙跳下马车,上前来行礼。

镇南王目光冷峻的看向他,镇南王府的人除了丫鬟外绝大部分都是从军营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从镇南军中退伍下来的,这个车夫同样如此。

从儿子外出到现在,起码有几个时辰了,以车夫从军营里出来的训练有素,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自家小主子在哪里。

但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必定是出了什么意外,镇南王在等着对方的汇报。

马夫凑到镇南王旁边说了几句话后,镇南王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但站在他周遭的夏四无等人却发现了王爷此刻是在压抑着愤怒,几人同时心神一凛。

“小元宝,时间不早了,爹爹送你回去。”镇南王若无其事的对苏湛努力挤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只可惜从来都没有这么笑过的他,这个笑容略显扭曲。

等把儿子安顿好之后,镇南王立刻沉下脸,骑着马就直冲皇宫去了。

这个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场针对镇南王府世子的刺杀很快就传到了某些人耳朵里。

柳相府,柳相正捻着一颗棋子和管家对弈,闻听这个消息,柳相难得不顾形象的翻了个白眼,冷嘲道“也不知道是那个蠢货,竟然敢对那个老匹夫的命根子下手。”

管家嘴角抽搐,有胆子且有目的对镇南王府世子出手的无非就那几个人,自家老爷可真是不把那些皇亲贵胄放在眼里。

“那老匹夫虽然不止这一个儿子,但唯有这个儿子却是他的逆鳞。”柳相慢悠悠的说道“谁敢动他这个宝贝疙瘩,他就敢和谁拼命。”

“而这些年,但凡他需要拼命的战役,到最后毫无意外都是这老匹夫赢了。”

管家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听着自家老爷一口一个老匹夫,不由在心里吐槽,背地里喊人家老匹夫,怎么就没听到您当面这么喊人呢。

柳相摸摸额头,似是想起了年轻时候某一次朝堂之上,他和镇南王起了争执,柳相以文人深厚的文学功底硬是不带一个脏字的把镇南王喷了个狗血淋头。

当时的柳相带着文人特有的清高孤傲,看不起镇南王这种出生草莽的野蛮之人,当时看对方被他驳得哑口无言,柳相心里那叫一个得意,觉得就你这样的我一个能说十个。

然而下朝后,他立刻就被人套麻袋了,打得那叫一个鼻青脸肿。

从那以后,每次柳相和镇南王有不和,他就被人套麻袋,打得那叫一个惨。

偏偏镇南王此人是个武学奇才,年纪轻轻就武艺不俗,套人麻袋还[读零零小说网www.du00.xyz]愣是让人抓不到他的把柄。

久而久之,两人的梁子就结下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