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麻衣相师 > 第360章 双生姐妹

麻衣相师 第360章 双生姐妹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麻衣相师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当时就长出了一口气,看向了程星河。

程星河也反应过来了:“我日,邸红眼?”

不是他,还能是谁?

邸红眼论专业程度,未必比我强太多,但有一样——人家是十二天阶的后代,找厉害的镇物太容易了,只怕在地窖翻一翻,一抓一大把。

哑巴兰忍不住吸口气:“这老小子至于吗?鸡毛蒜皮的事儿,费这么大力气?”

程星河摇摇头:“你个地主家的傻儿子知道什么?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这是不共戴天之仇。”

是啊,邸红眼对付我,理由也太简单了——本来跟我从江总那就不对付,魅力城那事儿上,矛盾升级,再后来,他挑拨冯桂芬来找我算账,结果冯桂芬反而转头让我取代了他的位置,事不过三,他又是红眼病的脾气,能放的过我才怪。

程星河瞅着那碎裂的棋子,眼里露出了凶光:“妈的,这邸红眼欺人太甚,七星,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倒是不用着急,这事儿黄了,邸红眼肯定没完,还会再来整我的,到时候,这笔账再算。

就冲着这么厉害的镇物,被我给毁了,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说起镇物来,我和程星河还同时给想起来了,这个汉服姑娘,怎么有俩?

我就问女老板,带来东西的时候,知道有几个吗?

女老板想了想,说红布包没打开,她也不知道啊。

小伍屋里的那个姑娘,肯定还有其他隐情,对了……小伍还在店里,用金丝玉尾绳拉着那个姑娘呢!

我和程星河立马跑了过去,这一瞅,倒是一愣。

只见小伍一手牵着金丝玉尾绳,一边竟然跟姑娘在下棋。

小伍摆棋子,那姑娘没被松开,口述什么车五平六的。

这小伍也是长进了,刚才还吓了个够呛,这么一会儿竟然还下起了棋来了。

而那姑娘看着小伍的神态,也跟水莲花一样,简直是不胜凉风的娇羞。

我咳嗽了一声,小伍这才回过头来,竟然还有点恋恋不舍:“哥,这么快就把邪祟打完了?”

程星河一下不爱听了:“什么屁话,我们差点拼了老命,你还嫌快,又一个有异性没人性的。”

小伍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金丝玉尾绳交给了我,低声说道:“哥,别说,这个姑娘,好像也没那么吓人,既然邪祟另有其人,那她,她不是邪祟,是吧?”

小伍夫妻宫上带了红光,显然是动了春心了,真是铁树开花。

我说我也想知道呢,低头往棋盘上一看,心里这才有了底。

小伍这一整个棋盘,都是木头棋子,唯独一个车,是石头的。

那个石头棋子的质地,跟外面那个将,一模一样。

程星河也看见了,抬头看向了小伍:“你这一阵子,不是说没有添旧东西吗?那这个石头棋子哪儿来的?你但凡早说,也不至于费这么大的事儿。”

那个姑娘听见这话,露出了很落寞的表情。

而小伍也让程星河气势汹汹的样子镇住了,半天才说道:“可……这个棋子是新的啊!”

我说你别搭理程星河,跟我说说,棋子是怎么回事。

小伍这就告诉我,说棋子是他有天扫地,在地上捡的——正好他的木头棋子少了个车,那不是正好拿这个补上吗?

捡?

我就反应过来了:“那天成衣店女老板是不是来了?”

小伍想了想,一拍大腿:“哥,还真神了,你咋知道的?那天倩莹进来,大摇大摆的看房,问我啥时候走人,我挺不高兴,就推了她一把,她踉踉跄跄的就出去了——怎么……”

小伍也反应过来了:“这个石头棋子,是倩莹的?”

八成,是成衣店女老板从邸红眼那拿了棋子,本来是一对,结果她还没回家,先上小伍这里来作妖,把棋子丢在了小伍这里,自己还不知道呢。

也幸亏是丢在了小伍这里,要是两个一起供奉,那这个秤砣局,就更不好破了。

我看向了那个姑娘,而那个姑娘看向了我,表情十分平静:“她没了,是不是?”

不仅长得一样,还能感应出对方来,不愧是一对。

小伍弄清楚这一切,立刻就问眼前的姑娘,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那姑娘看着小伍,低下了头:“我本来……是人。”

原来这个姑娘,跟那个凶神恶煞的,是一对双胞胎。

那个年代,本来每个姑娘都应该裹脚,而她妹妹从小体弱多病,家里怜爱,竟然没有给裹脚。

不裹脚的姑娘,跟现在长得丑的姑娘一样,不符合大众审美,很难嫁出去,而这个姐姐,则顺利找到了未婚夫。

古代人讲究亲上加亲,那个未婚夫就是她们俩的表哥。

表哥一表人才,风流倜傥,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姐姐很满意,大家都是出身士族,所以平时在一起,也都专注琴棋书画,尤其是下棋。

可有一天,表哥在后花园的棋盘上被人发现,死了——咽喉贯穿,是被人杀的。

姐姐当时就跟天塌了一样——因为妹妹从小体弱多病,一家人的关注点,都只在妹妹身上,她从小被人忽视,表哥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

可这事儿却像是被人给压下去了,她追问,家里人只说这件事情关乎家族名声,不许问。

她咽不下这口气,下了决心,一定要给表哥讨回这个公道。

可追查起来不容易,把家里的下人查了一个遍,也没问出什么头尾,只要一个婢女背着人跟她说,别查了,你不会想知道真相的。

她却不依不饶,非要那个婢女说。

婢女这才告诉她,是她表哥对她妹妹欲行不轨,她妹妹以死相拼,表哥被钗子扎透了咽喉才死的。

妹妹生怕她伤心,说不能让姐姐知道这件事,父母自然答应,这种事儿,传出去了,这一家还怎么做人?

她一下就愣了,不管不顾的去问妹妹,妹妹正在棋盘边下棋,这才笑了笑,说姐姐知道了?表哥死有余辜,姐姐别伤心,以后会有更好的如意郎君。

可姐姐看出来,妹妹的小丫头哆哆嗦嗦的,像是在害怕。

姐姐抓了小丫头,让她把事情说出来。

小丫头胆小心虚,这才把实情告诉了姐姐,原来,妹妹跟表哥,早就有私情。

而妹妹眼看着表哥和姐姐的婚约逼近,就央求表哥,不要娶姐姐,还是娶自己吧。

可表哥面露难色,说你这脚……我家父母也不依。只有你姐姐那种三寸金莲,才能登堂入室。

妹妹死了心,说姐姐……凭什么什么好处,都是姐姐的?

为什么体弱没法裹脚的不是姐姐,而是我?

其实双胞胎里,一个强壮一些,另一个自然就会弱一些,也是人之常情,她恨姐姐从娘胎里,就抢自己的东西,长大成人,还抢。

妹妹就决定了——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姐姐得到。

妹妹知道事情瞒不住,就告诉姐姐,表哥死的很痛快,让她放心。

姐姐这才知道,原来表哥对自己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鬼话,全是骗人的。

她没咽下这口气。抄起了石头棋子,冲着妹妹就砸下去了。

回过神来,妹妹已经不动了,脑袋撞在棋盘尖角上,流了一棋盘的血,但是嘴角还像是在笑。

她也没活多久——天天都看见,妹妹出现在镜子里,床前,对着她笑。

两姐妹死了之后,这棋子棋盘就开始闹邪,放在哪里都不安生,辗转了多少年,流落到了邸红眼手里,炼成了这种能做局的镇物。

我和程星河面面相觑,原来是阴物,难怪怨气这么大。

小伍听了这些话,忽然一把抓住了我:“哥,你要怎么处置她?”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