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女主她权倾朝野 > 第二章 周二郎其人

女主她权倾朝野 第二章 周二郎其人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女主她权倾朝野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贵客前来,煜有失远迎,吕姑娘见谅否?”

这声音自高处而来,着实是把吕玲绮吓了一跳。黄莺似乎已见怪不怪,朝上道:“二公子,你可甭吓着吕姑娘了。吕姑娘远来是客,此举未免有失风度。”

树叶哗啦啦摇动,来人自树枝上轻巧地越到了墙头上,又利索地翻墙落到地上。

他身着一身青衫,抬起头望过来。这周小侯爷比她大整整两岁,却生着一张干净清隽的脸,倒也称不上多么精致,却给人以一种如头顶皓月清风般的气质。吕玲绮将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总算松了口气。

好歹不太像是傻子或者残废,看这脸这身段还算是长得标致健全。

“你可不要污蔑好人。”他笑着道:“我本在树上赏月,倒是二位姑娘,为何无端惊扰了在下?”

吕玲绮扬了扬眉,“这是二公子的院子?”她举头望去,瞥见那院墙,这才反应过来,道:“是了。原来二公子住在隔壁,是我们大惊小怪了。”说着,吕玲绮便俯身一礼,“我们就不打扰二公子雅兴了。”

周煜正欲上前拦住二人,黄莺抢先一步道:“二公子深夜闯入女子闺房,是何道理?此非大丈夫所为。”

“我与吕妹妹自幼是吃一碗饭睡一张床的人,什么你啊我啊的,净是胡说八道。”周煜转头看向吕玲绮,笑着道:“许久不见,妹妹与我想象中的样子,并无差别。”

他说这话的时候极其认真,眼眸微微闪动。

算起来吕玲绮跟周煜最少也有五年没有见过了。她并不知道以前吕玲绮与他到底关系如何,但想来二人不过是年幼都不知事……但举目望去,只觉得眼前这少年真挚得让人心中一颤。

“是有很久了。”吕玲绮笑着说。

周煜点头道:“我听说绮妹来,很是高兴。”

“今日天色已晚。二公子想必还未见过侯爷与夫人,公子两三日未曾归来,想来侯爷与夫人已然在着急了。还是莫要让他们久等的好。况且大姑娘身上不大好,公子也应当前去问候。”吕玲绮笑道:“更不要提——不从正门而入,此非君子所为。”

吕玲绮正说着,忽然察觉到周煜叹了口气,“绮妹虽然模样无差确是本人,但是性格已然是千差万别了。”

吕玲绮心里暗暗叹息,她本就是半路成了吕玲绮,她怎么知道以前吕玲绮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况且她一个人身处异乡无依无靠,怎么能不谨慎些?

“吕姑娘说的是。公子也莫要不讲道理了,快些去吧。夫人等下又要训斥你了。”黄莺也如是附和道。

周煜指了指头顶月亮,道:“今夜月色正好,我本想送绮妹一份礼物,只是现下怕是不能了。”他自顾自笑笑,随后转身略一作揖,爬上墙,原路返回。

待周煜走后,吕玲绮方才进屋,喝了好几口水后方才对正在整理床铺的黄莺道:“二公子真乃奇人也。”

“姑娘许是真的不记得了。”黄莺扑哧一声,掩面笑了起来:“幼时姑娘在的时候,可是跟二公子最投机之人。他盼着姑娘来,许是也觉得,只有姑娘才真正与他两心相知罢。”

周煜比她大两岁,按照道理来说,他已经到了可以成家立业的年纪了。不知是性格使然还是如何,这人感觉总像是个半大的孩子。不过吴侯虽然人到中年,却依旧性格洒脱,感情这是遗传?

吕玲绮正想着,黄莺已然铺好了床铺,道:“姑娘可以准备歇息了。”

吕玲绮心中愈发觉得好奇,只好点了点头。一日舟车劳顿,着实是让人有点撑不住。和衣躺下后隐约能听到风声阵阵,似乎隐隐有微弱的琴声传来,吕玲绮就着这一片宁静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吕玲绮醒来之时天色尚且微明。这时她是真真切切听到门外有琴声凌凌,让人觉得犹如在山谷之中,似能听到流水潺潺之声。

她约摸着是周煜在弹琴,在墙根处寻了个好落脚的地方,借力爬到了墙头上。

这墙造的确实不高,且墙头平坦,约有五六寸宽。吕玲绮果然见周煜坐在院子里廊下弹琴。他仍穿着昨日青衫,似乎并未发觉墙头上多了一位客人,兀自沉醉于一曲当中。

待到一曲终了,周煜方才抬头,笑看着吕玲绮道:“隔墙偷窥,不从正门而入,此非君子所为。”

吕玲绮见他拿昨日的话来反驳自己,也没在意,只道:“二公子正年少青春,却曲中隐有低迷哀怨之意,这可不大好。”

“我虽年少,但已然有物是人非之感。”周煜轻轻拨弄琴弦。

吕玲绮犹豫了片刻,随后道:“二公子,我与你说一秘密。”

“但说无妨。”

吕玲绮斟酌道:“我不是吕玲绮。”

周煜略一扬眉,露出了一个故作吃惊的表情。

“你不信我?”吕玲绮道:“我真不是她。我不记得你与她幼时的事儿。”

周煜骤然笑了起来,他起身走到了墙根下,仰头望向墙头上的吕玲绮。

“我自然信你,绮妹。”

吕玲绮:“……”

周煜道:“你怎么老叫我‘二公子’,我们已然生疏到这种地步了?”他叹息了一声,继续道:“就算是你不叫我‘二哥哥’,叫声‘二郎’也成。你这样实在是让我伤心。”

此人怕不是有病。

“我得下去了。”吕玲绮说着,见黄莺已然从屋里出来,便顾不得再搭理周煜,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去。

黄莺服侍吕玲绮梳洗换了衣裳后,便带她到周夫人处问安。七弯八绕方到了周夫人院子里。周夫人已然起来,精神良好,只是表情不似昨日亲切。周夫人问她昨夜睡得好不好,一应东西齐不齐全,吕玲绮一一回应。

这时罗姑姑打帘进来,道:“夫人,大姑娘来了。”

说着便见丫头扶着一黄衫女子进来。周夫人眉心一皱,连忙起身搀扶,颇心疼地说:“早上风大,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为娘早已说过,天大的事都不如你的身子要紧,你又何苦跑过来?”

这姑娘身材纤细高挑,面容白净,眉眼与周煜多有相似之处。她面带病容,愈发显得人单薄如纸,仿佛是风一吹就能化了的人。

周夫人指着吕玲绮笑道:“这是你吕妹妹。你可还记得了?小时候你与她最爱一起玩闹了。”

周瑾点头,慢慢地开口:“昨日二郎来看我,说起已与吕妹妹相见。只是我缠绵病榻,未能远迎。”

周夫人听到这话不觉一蹙眉,似有不悦之意。吕玲绮淡笑道:“本是我应当去看姐姐的。只是昨日天晚,恐惊扰姐姐安眠。”

正说着话,忽然听见有笑声如铃,旋即便有一个粉团似的小女孩娇笑着蹿到了周夫人怀里。

那女童不过六七岁模样,一面笑一面喘气,笑着对身后来人做鬼脸:“二哥哥,你输了!”

周煜往前跑了两步,故作无奈叹息道:“好吧好吧,这回算是璇儿赢了。”他给周夫人请了安,又对周瑾和吕玲绮点头致意,这才大喇喇地坐在了一侧。

周夫人爱怜地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你又调皮了。”她不悦地望向周煜,言语间已有责怪之意:“你都多大的人了,还整日与妹妹玩闹。”

周煜不置可否,对母亲莞尔道:“清明将至,新茶想必已经可以喝了。”

周璇尚且对这些事不明就里,她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周瑾身边,仰起头眨巴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关切道:“璇儿听娘说,姐姐又病了。现在好点了吗?”

“不要紧的。”周瑾伸手摸了摸周璇的头,朝着她微微一笑。

周璇将自己灵动的目光放到了吕玲绮身上。冰雪可爱的小姑娘,黑白分明的眼睛澄澈干净。周夫人见状道:“这是你吕姐姐。她母亲过世,无依无靠,娘心疼她,特把她接过来与你姐妹同住。”

“是要嫁给二哥哥的吕姐姐不?”小女孩天真无邪地歪着头询问,声音甜甜糯糯。

这话仿佛是戳到了周夫人之心事一般,她不动声色地低头敛起目光,紧抿着嘴唇许久未曾出声。周璇是仍不知世事的孩子,以为这问题与问“这糖可以吃不”一样,略带希冀地望向母亲。

许久,周夫人方才拍哄着周璇,对她轻笑道:“你才多大,知道什么娶啊嫁啊的?你二哥哥还小,况且功名未立,何谈嫁娶?”

吕玲绮仔细品着这句话,只不动声色地弯了弯嘴角。她低下头,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众人。

周煜微微蹙眉,正欲说话,周瑾便对弟弟温言道:“二郎昨日送来的方子是何处得来?我喝了一贴,竟然觉得比以前的诸多药石都强得多。今日一早起来心中也不觉得郁闷,畅快了许多。”

“是个癞头和尚。此人疯疯癫癫,但医术高明。前些日子他来扬州,我便找到了此人。”周煜似乎已明白姐姐的意思,接着说道:“他还说姐姐这病是打母胎里带出来的,只能慢慢调养,不可以烈药攻之。否则物极必反,要出大事。”

周瑾点头微笑。

众人见周夫人不大高兴,只得各自起身告辞。

周煜扶着周瑾慢慢走回去。姐弟本是一母同胞,虽然不似双胞兄弟般亲密无间,但亦是心有灵犀。

“今日母亲说那话,你似乎不大高兴?”周瑾道:“若非我出言阻拦,你今日又要顶撞母亲不成?”

周煜皱眉道:“我素来不喜母亲左右我的事。姐姐,你知我心。”

“家中唯你一子。母亲自然要为家里做长久谋划。”周瑾忍不住出言讥笑:“况且若不趁现在,过几年等你年纪弱冠,你还肯听她话否?”

周煜苦笑了一声,“当初许下婚事是娘,如今将绮妹接来也是娘,接来又这番说辞,娘如此这般,置我于何地?”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