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 第1章 涿县刘德然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第1章 涿县刘德然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寒风阵阵,白雪皑皑,偌大的北国一夜间变成了白色的世界……“咔哒”的一下,涿县某处的房屋被积雪压塌,伴随着女人的哭泣和男人的咒骂,世界开始变得喧嚣起来。

“似乎是老方那家子……”父亲靠在火炉前摇了摇头,“德然,在柴房拿点炭过去。”

“那么冷的天,凭什么?”刘韬嘟哝了句,不过还是起身走向柴房。百善孝为先,那么冷的天,总不能让老爹冒着寒风出去。

家里不穷,也不太富裕。或许本身挺富裕的……但父亲总会把小半的收入,资助给那个游手好闲的族兄刘备。对,这是成为皇帝的传奇人物,但这与他刘韬,刘德然何干?

刘备最发达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照顾过涿县的同宗兄弟们。是否还记得,从小资助他的刘元起,记不记得自己这个和他一起拜入卢师门下的刘德然?

反正他在历史书里,就没有看到刘德然的后续记载,或许,早早就过世了吧?

“涿县周围有煤炭吗?”刘德然紧了紧皮袄,“以前怎么就没做些准备呢?”

没有棉花的时代,北方的冬天就离不开炉火。偌大的家里居然连手炉都没有,离开火炉之后,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身上这身羊皮袄。样式和记忆里的不同,皮在内毛在外。到底是没有棉花,羊皮在内羊毛在外,这样防风保暖效果会更好。

推开柴房,在一大堆的木炭里面拿了捆小一些的,瑟瑟发抖地朝正门走去。

方家就在自家附近,和刘家没法比。住的那房子祖传了三代,到底是‘老了’。就刚才那声音,怕是大梁塌了。

“德然兄,你也过来了?”刚出门,遇到了邻居卢琰,卢家原本这也是个寒门,但这一代开始却是发达了,因为家族里面,出了个卢植。

此人是卢植嫡长子,表字粲山。历史上没有记载,至少刘韬不记得有那么个人,反而是去年出生的卢毓,还多少有些印象。或许,和刘德然一样,也是个短命鬼吧?

“粲山?”看到来人,刘韬连忙上前,“听到声响,父亲命我拿捆炭过去。”

“这大冬天的……”听到刘韬的话,卢琰感叹一下,也仅此而已。

大冬天什么都不方便,若是普通地方塌了,大家合伙修一修,凑合一下还好。主梁断了,还要花钱去木材商人那里,买一条合用的木材回来才行。

“是啊……大冬天的……”刘韬也只是附和了一声。

一刻钟后,两人也就从老方家那里回来。他们家的情况不太好,的确是主梁断了,压塌的地方刚好把方老爷子给埋了,街坊一起出手,把老爷子挖出来,人早断气了。

关键是屋子大半崩塌,寒风萧瑟的,要修都成问题,方家幼子被冻得脸色发紫……

“百姓的日子,不太好过。”回来的路上,卢琰感慨,“会造反,也就不奇怪了。”

“嗯?”刘韬的耳朵一抖,当即追问,“粲山,你刚才说什么?谁造反了?!”

“哦,是这样的……”卢琰闻言左右看了看,确认无人,才低声说道,“父亲来信,言太平教徒唐周,告发太平教密谋造反。朝廷下令全国抓捕太平教徒,似乎逼得张角提前造反了。父亲告诫我们要小心点,毕竟太平教逆贼,可能会北上进入涿郡。”

刘韬闻言一脸震惊的样子,皮袄下的手却偷偷的攥紧起来。

一年前知道自己穿越到公元183年,害怕和不知所措足足一个多月,然后花费小半个月的时间冷静下来。之后花费了整整十个月的时间,为未来做准备。

“朝廷打算怎么应对?”为了进一步确认,刘韬还是试探着问了句。

“具体没说,只说如今太平教徒在大汉各州蜂拥而起,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为号,以黄巾作为标识,人数逾百万之数。以朝廷现有的部队,怕未必能轻易剿灭。若拖延下去,怕是地方糜烂太久,就算剿灭这群黄巾贼,各州也要元气大伤。”卢琰感慨。

“粲山,按照你所言,朝廷兵力不足,那么会不会,允许地方州郡自发组建军队抵抗,甚至允许良家子组建民团来对抗黄巾贼?”刘韬压制自己的激动,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个说不准……”卢琰想了想,“不如说,如果能这样就好了!幽州的边军,距离涿郡太远,若等黄巾贼进入涿郡,才上报请援,等边军过来,涿郡怕早已水深火热。”

“既然如此!”刘韬开始怂恿,“为何不写信给师尊,请他向朝廷提出这个建议。或者说,就算他不提出,也可以交给一个很有权势的人来提出啊!”

“德然兄说得有道理,我回去就给父亲写信!只希望如今道路还算平稳,信函还能送去……”卢琰闻言,当即有了决断。

刘韬也不阻止,聊了两句两人就此告别,各回各家。他很清楚,按照历史,何进会这样上书谏言,但事情到底没有发生,所以他需要一个保险。

同时,就算何进已经上书,卢植看到卢琰这封信,也必然会加深对他的印象,这个对后续的计划,非常重要。

“后厨有饼子,吃的时候稍微加热一下。”刚回到家,刘元起的声音就在大厅传来。

“哦……我稍后去一下张家,可能今晚不回来吃饭了。”刘韬朝着那边喊了一声。

“知道了……”刘元起的声音传回,一副漫不关心的样子。

后厨之中,盘子里面放着几块全麦饼子,无发酵不说,还是直接用陶盆干烙出来的,一点油脂都没有,饼子里面盐都没有,不过好在还有一小碟咸菜干。

大冬天也没什么可以吃的,穿越到这里已经一年,刘韬早就习惯,费了点力气生火,用甑(zeng)炊热了一下饼子,卷着咸菜干三口两口吃下去,再灌进去一大碗暖水,这一顿就凑合了。

整理了一下衣裳,主要是正了正束发冠。按说他这身份,一般就一根发簪,最多加一块头巾,比如张家家主张飞,便是这样。

他之前拜入卢植门下,后者亲自为他行冠礼,正是有这一层身份,才允许戴冠。戴冠的这一刻开始,他也有了一个新的称呼‘寒士’!

出了门,走了大概一刻钟左右,便来到一座宅院前。受限于家主的身份,所以并不奢华高大,但里面住着的人,却是涿郡最大的酒肉商人,几乎是垄断了涿郡的酒肉生意。

“是刘爷,请进,请进!”来到大门附近,门房一眼认出了刘韬,连忙笑着迎了过来,另外一人迅速跑了回去,想来是去向家主禀报。

“兄长来得正好!”刘韬刚进门,家主张飞就笑着过来,“来,进来陪我喝酒!”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