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特战之王 > 第十八章:驱逐与风暴

特战之王 第十八章:驱逐与风暴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特战之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正月即将过去。

荒漠里的白日已经逐渐变得炎热。

监狱长的宿舍里,随意穿了一件白衬衫的李天澜挂断了跟东城无敌的通话,望着窗外的黄沙,眯起了眼睛。

进入荒漠监狱已经半年的时间。

荒漠里安静如常。

但黑暗世界里已经是惊涛骇浪。

半个月前神秘强者袭击北海王氏的影响已经完全扩散出来,事发时的录像经过不同的渠道彻底传遍了整个黑暗世界。

那铺天盖地的一剑卷动着帝兵山上的落叶,磅礴的剑气在录像中似乎带着一抹足以破屏而出的力量,狠狠砸进了黑暗世界所有大人物的心里。

北海王氏的伤亡损失早已统计出来。

或许不能叫伤亡损失。

应该叫死亡损失。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失踪报告。

那一剑笼罩了数万米的天地,从山脚到山顶,席卷了数千米的距离。

声势浩大,惊天动地。

但整个过程不过几十秒的时间。

就在这几十秒的时间里,当日驻扎在帝兵山近两千名北海军团精锐失踪,北海内卫部队一千七百人失踪,北海王氏引以为豪的诛天部队上百人蒸发,其中包括九位惊雷境高手。

从山脚到山顶,帝兵山近四百个狙击点被破坏,所有狙击手失踪。

四套可以覆盖整个帝兵山的武器系统被完全破坏。

隐藏在山腹之内的合金研究所与二号生物实验室基地爆炸,十六位博士失踪。

是的。

失踪。

剑气掠过的瞬间,所有人的身体都被狂暴的剑光完全搅碎,整个帝兵山在一剑之下彻底变成了白地,现场甚至连一滴鲜血都不曾留下。

当日守在帝兵山正面的所有人都被一剑蒸发,尸骨无存。

帝兵山从峰顶到地下直接被那一剑劈成了两半,两座帝兵山相隔上百米,北海的水浩浩荡荡的从这片巨大的裂缝中涌进来,淹没了圣州城将近七分之一的区域,帝兵山脚下大部分区域被淹没,一座军事基地被海水覆盖,滔滔巨浪甚至波及到了不远处军用机场。

如果说不久前李天澜横扫北海对于北海王氏而言只是一场席卷而过的飓风的话,那么眼前这一剑对于北海王氏来说就是突兀而降的天灾。

浩浩荡荡的殿堂,精锐的部队,如画的山峰。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剑之下消失。

惊天的锋芒似乎彻底烙印在了北海王氏的上空,将他们从高高在上的黑暗世界最巅峰斩落下来,不在超然,不再神秘,不在高高在上,不在不可一世。

黑暗世界对此没有欣喜。

哪怕是一直跟北海王氏作对的势力,比如南美蒋氏,比如天都炼狱,再比如东皇宫。

没有任何人幸灾乐祸。

北海王氏的声势下坠固然让人欣喜。

但那位以一己之力正面硬生生压倒了整个帝兵山的神秘天骄同样令人心生恐惧。

那是真正的恐惧。

在极短的时间里,几乎所有黑暗世界的超级势力都得出了一个结论。

目前的黑暗世界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任何国家能够挡得住那道剑光。

这一剑的威力甚至已经不在东欧那永恒一剑之下,或许稍弱,但这其间的差别根本没人能看出来。

这样的人即便单独一人,也已经足以在全球任何角落掀起一场真正的大型战争,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这种人的存在完全不可抗拒。

所有的势力都恐惧了。

因为恐惧带来的沉默过去之后,全世界都完全轰动起来。

无数个势力和国家都在秘密发布命令,寻找那位神秘强者的线索,那惊天东西的一剑也暴露了那位神秘强者的心性,可以说是真正的视人命如草芥,如此人物,不可能没有野心,以他强大的武力,单对单足以瞬间征服所有黑暗势力,继而一统黑暗世界。

所有人都在找他,甚至打算着联起手来干掉他。

事情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黑暗世界依旧沸沸扬扬。

但那位神秘的天骄却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他存在过的痕迹。

中洲也在找他,甚至高度关注这方面的线索。

空客,劳斯莱斯等企业几天的时间里被黑客入侵了无数次,中洲从各个方面寻找那位神秘天骄,但却始终一无所获。

李天澜一直默默观察着这件事,没有发表过任何看法。

东城无敌是他主动联系的。

事发的当天,军部已经直接发文,东城无敌亲自签署命令,一支综合性极强的特种部队已经被秘密派遣过来,东城无敌甚至要调动一支王牌集团军来守护荒漠监狱,只不过这个动议没有得到议会的允许,只能作罢。

但东城无敌没有放弃,还是想方设法的在为这里增加战斗力,半个月的时间里,荒漠监狱已经驻扎了将近两万人。

谁都可以看出东城无敌很紧张。

那名神秘天骄的出现像是一个巨大的变数,而如今,所有人都一直认为,只有两个人有可能挡得住那种锋芒。

第一自然是东欧时的王天纵。

第二则是走上巅峰的李天澜。

王天纵不知所踪。

李天澜还在成长。

如果那位神秘天骄想要抹除今后的威胁的话,李天澜是他最有可能下手的目标,东城无敌没有理由不紧张在意。

只不过李天澜拒绝了东城无敌继续增兵的想法,甚至刚刚还说服了东城无敌撤掉所有临时派遣过来的军队,对于视频中的那位神秘天骄,他总是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不是他觉得自己安全的由来,而是一种直觉。

他真的不认为个人武力达到那一步的强者还在乎什么未来的威胁,这点胸襟和气度都没有的话,他也不可能走到如今这一步。

那是真正的天骄。

在那样的人眼里,全世界只有一种人和一种生物。

亲人,以及蝼蚁。

站在那个高度上,甚至连朋友都不会有了。

退一万步说,那种力量已经可以轻易的摧毁荒漠监狱里足以拦住巅峰无敌境的武器系统,他如果真的要来的话,在派一个王牌军过来也没有,被那样的人盯上的话,做什么都是徒劳的,根本逃不掉。

但他虽然可以坦然,却不代表他没有紧迫感。

王天纵消失后,他的眼前似乎再一次出现了一座巍峨磅礴的高山。

无形的压力压了下来。

那道在武道终点闪耀着的剑光似乎成了无比巨大的压力,死死推着他不断向前。

所以在所有人都在寻找着那名神秘天骄,想知道他到底是谁的时候,李天澜想的却是他为什么能走到那一步。

眼前办公室干净整洁,电脑上播放着视频。

那摧毁帝兵山的一剑他已经翻覆播放了数百遍。

而在三天前,中洲议会再次得到了一段视频。

那是北海行省的军用卫星拍摄下来的图案。

居高临下的视角中,帝兵山的漫天落叶席卷成了一片天幕。

天幕涌向了帝兵山山顶。

六道轮回的剑光在落叶里闪烁了一下,随即瞬间熄灭。

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那一种剑意,再无其他。

画面平稳而清晰。

李天澜清晰的看到即将覆盖山顶的剑意突然之间变得散乱,大半的剑气呼啸过去,直入北海。

剑气在海平面上卷起了滔天的狂浪,冲天的狂潮骤然崩腾,整个北海上万里的海域近乎彻底狂暴,不远处的一艘小型军舰发出了警报,下一秒,高达百米的巨浪直接拍了下去,剑气疯狂扩散,水幕覆盖了屏幕,隐约之间,整座军舰被剑气彻底撕裂,内部的武器统统爆炸,惊天动地的巨响中,火光在海平面上燃烧起来。

枭雄台上的两道身影在卫星画面上变得极为渺小。

隐约之中,那位天骄看了一眼枭雄石。

枭雄石上的银月剑似乎是主动又像是被动的落在了他的手里。

青年低头端详了一会,没有带走银月,而是重新将他放了回去。

他跟夏至似乎有过交流,但却很短暂。

涌动的白雾里,原本还在山脚的另外两人直接出现在了山顶。

下一瞬,浩浩荡荡的白色雾气直入北海。

动荡的海平面上刹那之间出现了一条划过天地的白线。

白线在空旷的海面上不断向前,速度越来越快,如同一道纵横天地的流星。

半个小时。

确切的说是二十六分钟三十四秒。

那条在天地中的白线消失了。

没有任何征兆,就这么突然消失在了卫星的监控画面里。

而看那个距离,二十六分钟的时间里,他们已经跨越了圣州到辽东数百公里的海平面,如果没有消失的话,继续向前,以对方的速度,不到一分钟,他们就可以出现在辽东的港口上。

但是他们却突然从海平面上消失了。

然后时至今日,再也没有丝毫存在过的痕迹。

李天澜眯着眼睛。

这段视频远比那一剑要长的多。

而每次看,李天澜的内心都会忍不住的颤栗。

二十六分钟的时间,跨过数百公里的海面。

这其中意味着已经不仅仅是速度。

这个距离比起当初从雷基城到摩尔曼斯的距离要短一些。

可雷基城到摩尔曼斯,很大一部分都是可以借力的陆地。

而这段距离,却全部都是正常情况下无处借力的水面。

仅凭这一点就已经足以抹平差距。

而当初王天纵突破,从雷基城到摩尔曼斯,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

至于现在的李天澜...

不要说在水上。

就是他在陆地上全速冲锋,半个小时的时间都不可能走出那么远,就算没有水面限制,他的体力也冲不过辽东到北海的那片汪洋。

这是一位真正处在巅峰状态上的天骄。

不止是境界方面的巅峰,以他的年纪来看,他的体力以及各个方面,都是在最巅峰的时期。

李天澜眯着眼睛,重新看了一遍录像。

他的目光在枭雄台上青年和夏至的对峙中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没人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从那场袭击直到现在,北海王氏都一直保持着沉默。

没有对中洲解释,甚至没有对外发出任何声明。

就连北海行省内部,他们也没给出什么说法。

这种沉默目前已经让整个中洲议会都逐渐紧张起来。

“滴滴。”

一道来自于军部的紧急文件突然传了过来,李天澜顺手打开,微微一愣。

这份文件不是传给李天澜的,而是传给监狱长肖默海中将的。

荒漠监狱再怎么偏僻,监狱长的职务再怎么无人问津,肖默海毕竟也是中洲中将,职务虽然苦逼,但军衔却可以说是中洲的核心军官之一,中洲军方有大事发生的时候,通知他是必然的事情。

哪怕这是象征性的。

但这是基本的规矩。

文件的行文非常正式,等同于一个通知。

半个小时前。

北海王氏正式宣布了对帝江的处理结果。

帝江因为多种真真假假的罪名被逐出帝兵山,无期限的被押送至北海监狱。

二十分钟前。

中洲军部紧急讨论过后,宣布同意帝江辞去中洲议员,元帅,中洲边禁军团军团长职务。

边禁军团军团长暂时由军部常务部长东城无敌兼任。

而正式对外宣布驱逐帝江,并且把这位北海新晋无敌境高手关进监狱这条命令的,不是北海的王青雷,不是夏至。

而是王圣宵。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看着眼前这条通知,沉默了很长时间。

帝江被驱逐关押。

但接任边禁军团的却并非是北海王氏的干将。

兜兜转转了几个月的时间。

边禁军团军团长这个职务再次落在了东城无敌身上。

现在的他甚至已经可以说是中洲建国以来最为强势的中洲常务部长了,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权倾朝野。

而这种不同寻常的动作代表着的北海的退让。

而东城无敌接过这个职务,同样也意味着一件事情。

面对着学院派和太子集团的咄咄逼人,在帝兵山遭遇袭击的时候,北海王氏已经跟豪门集团达成了一致。

反击。

来自于北海王氏的反击。

来自于北海行省的风暴。

即将开始!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