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我从来不抗压 > 第一章 刚来,打野的马还在不?

我从来不抗压 第一章 刚来,打野的马还在不?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从来不抗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八月份的夏季,就突出一个字——热。

是真滴热。

太热了。

实际的室外温度已经到了夸张的38度,现如今站在太阳底下的人们就感觉自己都快熟了——再给自己撒把孜然估计能卖个二十块钱一串。

这种天气下,能想到最爽的事情就是躺在空调房里的沙发上,靠着软枕头,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的高脚杯里还乘着82年的冰阔落,稍微晃荡一下,尽显高雅上流。

想象着外面那些还在遭受太阳毒打的凡人们热得快断气了,而自己却吹着空调体会着冷气带来的无上快感......

微微一笑......

啊!这是我独享的Moment!

端起高脚杯,对着嘴巴将阔落一口饮下。

咕咚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嗝~~~~~~

怎一个爽字了得!

而此时此刻,这座城市位于偏远市区的某个出租房里,一个男子正坐在电脑前。

该男子的头发已经有三天没洗差不多快油了,身上穿着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只见这厮浑身紧绷,眼睛瞪大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嘴唇用力地抿住,聚精会神,脸色不太好。

右手捏着鼠标晃来晃去,左手将机械键盘敲得噼里啪啦的响。

随后......

嘭!

双手狠狠地砸了一下键盘之后,将键盘鼠标一阵猛推。

“淦!”

该男子气得龇牙咧嘴,指着屏幕开始怒骂。

“蜘蛛这个畜生,今天就盯上我了是吧?10分钟来了八次上路!你怎么不去死啊!两个连体婴儿,真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这英雄是叫无双剑姬?不是叫无双蜘蛛?啊?”

“对线打不过我就摇人,拼命地摇,真牛啊!牛大了!”

“不连体就不会对线,还有脸玩剑姬?不嫌丢人是吧?”

“我家打野到底在干嘛?到底来还是不来啊?”

“......”

一顿暴风骤雨之后,随即抓起鼠标键盘。

游戏画面里,左下角聊天框:

Five队友别搞心态(武器大师):盲僧—存活

Five队友别搞心态(武器大师):盲僧—存活

Five队友别搞心态(武器大师):盲僧—存活

Five队友别搞心态(武器大师):盲僧—存活

Five队友别搞心态(武器大师):盲僧—存活

......

与此同时,鲨鱼直播平台的某个直播间。

【直播间名称:艾欧尼亚大师晋级赛,今日必上大师】

这个直播间里的人气并不算太高,可直播间里的弹幕却是异常的多。

“开始了开始了,远子哥又开始了!”

“好快の点!”

“无双蜘蛛可太秀了!”

“一进直播间就是负战绩,不愧是你远子哥!”

“哈哈哈哈,经典0-3!”

“气急败坏砸键盘点队友,太经典了!”

“又到了我第一喜欢的点名打野环节,奥利给!”

“刚来,打野的马还在不?”

“......”

被称为“远子哥”的男人,就是这个直播间的主播,真名叫宁远。

斜着眼睛瞥了眼旁边屏幕里的弹幕,宁远的脸色又冷了几分,用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心情愈发糟糕。

并不是他自己对线打不过,相反,在前期线上各种换血处理方面,他的贾克斯还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奈何对方的蜘蛛三番五次以各种姿势反复地光顾上路,导致他目前0-3的战绩。

打野无脑蹲,就嗯蹲,摆明了要一打二干你干到死,即便是神仙来了也遭不住啊!

反观自家盲僧,宁远甚至没在上路看到过他的画面。

不管自己怎么被抓,反正就当没看到,完全无视。

有没有这么办事的?我是跟你有仇?

最离谱的是,自己被对方打野如此针对,其他几条路还全TM都是劣势!

这是最气的!

复活后,宁远操作着贾克斯走回线上,站在塔前晃动,不敢出去吃兵。

敌方3-0的剑姬,一边补刀,一边跳舞,顺手还亮起了牌子,得意至极。

呵呵,还装起来了?

宁远冷笑。

等到兵线进塔后,贾克斯补兵的同时来回走位,显得十分小心。

不过,对方剑姬也是个老手,并不想放宁远安稳发育,大摇大摆地走进塔内,给贾克斯施加压力。

仗着自己优势巨大,剑姬无视防御塔直接动手,照着贾克斯脸上的弱点,平A接E瞬间两刀!

宁远二话不说,赶紧做出反应,开启反击风暴A了回去!

只见菲奥娜向后一跃,想要利用破空斩的位移脱离防御塔的范围。

别跑!

贾克斯跟着Q技能跳了上去,平A接W,同时打出大招的被动伤害,并在下一个瞬间提前释放出了E技能的主动眩晕!

完美地将剑姬控住,让其多挨了一下防御塔的攻击。

凭借己方防御塔的协助,这一套下来,让剑姬的血量掉了很大一截。

打完之后,贾克斯也没有上头继续乘胜追击,而是很冷静地选择掉头走回塔下,白赚一波血量。

哼,嘲讽?

就这?就这?就这?

宁远一撇嘴。

在前面的对线尝试中,他摸清了对方放W的规律,以致于这次他在完美的时机点提前关E晕住了剑姬,没有给到对手开劳伦特心眼刀的机会。

这波的博弈,他赢了。

然而实际上,在这种大劣势的情况下,刚才若是一旦被剑姬反晕住,毫无疑问就是被越塔单吃的节奏。

不是大心脏的人,谁敢这么玩?

实在是刀口舔血!

但这种操作对于宁远来讲,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是个死都不肯吃亏的人。

你碰我一下,我就一定要A你几下回去。

你刮我层皮,我就一定要咬你块肉下来!

挨了揍,不还手打回去,那还是爷们吗?

我的字典里,没有怂这个词!

老子从来不抗压!

就在宁远为自己这波操作感到得意之时,完全没有注意到,从身后的草丛里,那个一身黑不溜秋的女人再次绕了出来......

看到蜘蛛的那一刻,宁远的心又凉了半截......

那么问题就来了。

没Q。

没E。

没闪。

一个身处劣势的贾克斯,该怎么活?

临死前,宁远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开启大招加了点双抗,并且晃荡着身子想走位扭掉蜘蛛的结茧。

奈何对方根本没打算跟你玩那些花里胡哨的,索性E都不丢了,直接QW打完,秒切蜘蛛形态咬了上去。

与此之际,剑姬转身进塔,提剑就砍。

就这样,在遭受二人夹击之下,宁远的贾克斯活生生被硬伤害灌死,一声哀嚎,棍子一丢,翻滚一圈后,归西了。

走得很安详。

而对手由蜘蛛抗塔,杀完人后E技能飞天轻松脱离塔的仇恨,潇洒离去。

菲奥娜踩着他贾克斯的尸体跳舞,疯狂亮牌,得意至极。

嘭!

嘭!

嘭!

嘭!

嘭!

一时间,出租房里又回荡桌子和键盘被重重敲击的声音。

响声巨大!

“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笑死了!”

“远子哥甲亢又犯了?”

“砸!给我狠狠的砸!”

“天天砸键盘咋还没坏呢?”

“主播键盘在哪买的?质量这么好?”

“0-4了,蜘蛛好兄弟!”

“这剑姬还亮牌嘲讽,6666!”

“日常被军训!”

“气气气!气惨了!”

“这要是给我远子哥气死了可咋办呀!”

“......”

直播间里弹幕一阵狂刷,弹幕数量瞬间暴增。

由于宁远激进的游戏打法,导致经常在平时的排位里频频遭遇针对,各种被抓随即崩盘。

同时,加上他个人的性格原因比较暴躁,爆炸后就开始敲桌子拍键盘发脾气口吐芬芳,这也是他直播间里观众们最喜闻乐见的场景,已经成了日常的直播特色了。

“呼!”

深重地长出一口气,宁远盯着自己的黑白屏幕,咬牙切齿。

他心态的确炸了。

在游戏之前,他查过战绩,得知对方上野是双排的,所以对线过程中,他其实已经足够谨慎了。

然而对方两人属实丧心病狂,真的就一点活路也不给,各种强行硬杀。

而从头到尾,全程没有一个队友来帮过他。

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孤儿路。

......

游戏时间到了15分钟,自己家这边的盲僧果断发起了提前投降。

跟着,没有任何犹豫,四个绿灯亮起。

只差宁远这最后的一票。

目前场上的人头总比分1:17,三线被碾压,经济和等级差距太大,看不到任何翻盘的希望。

然而宁远想都没想,直接点否。

直播间弹幕又纷纷刷起。

“出现了,永不点投!”

“经典一票否决权!”

“0-6开始折磨队友了!”

“远子哥:虽然爷送的飞起,但爷就是不点!”

“很喜欢远子哥在《人间失格》里的一句话:电子竞技没有投降!”

“你们懂什么,这是电竞的精神!”

“不愧是前职业选手,太有职业修养了,爱了爱了!”

“......”

没过多久,游戏里左下角的聊天框。

[所有人]无双剑姬:你们怎么还不点?

[所有人]无双剑姬:别浪费我时间啊,赶紧下一把,着急上分。

[所有人]盲僧:没办法,有狗不肯投。

[所有人]盲僧:四个废物队友,真的带不动。

[所有人]盲僧:尤其我们上路,他司马了。

宁远一看,跟着就火了,用力地敲下回车。

[所有人]武器大师:残疾打野你还有脸打字?

[所有人]武器大师:玩个盲僧刷刷刷?帮了哪一路?啊?

[所有人]武器大师:16分钟死了四次,一个助攻都没有?

[所有人]武器大师:你是在用脚打的野?

[所有人]武器大师:还搁这儿先狗叫起来了?给你脸了?

[所有人]盲僧:哈哈,0-6的脑瘫上单,我有你残疾?

[所有人]武器大师:确实。

[所有人]武器大师:我上路一打二,你在干什么?

[所有人]武器大师:自家上单被抓崩了,自己B用没有,然后就开始甩锅?

[所有人]武器大师:自己废物就算了,别在这儿恶心人。

[所有人]盲僧:我有病,帮你个菜狗?有用吗?

[所有人]无双剑姬:哈哈,说真的,你的武器确实菜。

[所有人]武器大师:?

[所有人]无双剑姬:?

[所有人]无双剑姬:上路被我杀穿??

[所有人]武器大师:哈哈,你属实给爷整笑了!

[所有人]武器大师:没打野你是个什么东西?

[所有人]武器大师:带条狗打上路也能大声说话了?

[所有人]武器大师:无双蜘蛛?

[所有人]无双剑姬:哈哈,你好像很急?

[所有人]蜘蛛女皇:没办法,谁让你最蠢,最好抓呢。

[所有人]无双剑姬:钻一臭狗,上不去大师,急了啊?

[所有人]蜘蛛女皇:怪不得退役了,铁FIVE一个。

[所有人]盲僧:就你这脑瘫还打过职业?别逗我笑。

[所有人]无双剑姬:退役了还天天直播被吊打,嘻嘻!

宁远见此,火冒三丈,也不管了,文斗开始,直接开喷,将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地直响。

明明只有他一个人在“战斗”,但打起字来,却有着千军万马之势!

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

......

在二十分钟左右,宁远这边基地被推平,输掉了这局游戏。

游戏结束后,在结算界面,几个人继续互动,整整骂了十分钟才结束。

“三个畜生,没别的本事,也就会恶心人了!”

宁远气呼呼地点完三个举报,然后退出游戏房间,顺手从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此时,自己直播间里弹幕密密麻麻。

“666666666666”

“别的不说,远子哥这手速属实牛批!”

“打字对线?恕我直言,十个也不够我远子哥打!”

“废话,峡谷钢琴师,祖安文科状元,跟你闹呢?”

“技术虽然菜,打字我最快!武斗我不行,文斗第一名!”

“这主播真的垃圾,呵呵!”

“对线被打爆还喷人?素质感人!”

“就这还有脸开直播?”

“菜鸡主播!”

“我傻了,还有人在远子哥直播间想看技术?不都是来看他喷人的吗?”

“不会真有人来这个直播间学技术吧?不会吧不会吧?”

“人家剑姬说的也没错啊,这武器确实菜的抠脚!”

“别尬黑,主播钻一,打不过大师剑姬很正常。”

“我白银,我觉得盲僧没问题!”

“0-4不比你0-6强?”

“纯路人,就是主播的锅!”

“......”

看着自己直播间里的观众各种冷嘲热讽,他感觉自己火气又大了几分。

“不是,为什么这把会是我的锅啊?”

宁远一拍桌子,气不过了:“上路是我打不过吗?明明我是被抓炸的啊!你们还觉得这盲僧没问题?来来来,今天我必须要跟你们说个明白!”

二话不说,立刻将整场对局下载下来,点开这一局的游戏回放。

将镜头锁定在上路,快进到对线环节。

明显可以看到,的确他的贾克斯跟剑姬的前期对线,没有落到下风。

“你们自己好好看看,这前期对线我是优势是劣势?”

宁远指着屏幕气道:“血量明显不是我优?况且他一瓶血都磕掉了,我腐败药水还剩一层,他怎么玩?难道不是我全程压着他打?”

随后不久,在上帝的OB视角里,看见带着双BUFF的三级蜘蛛来到上路......

“这个位置我已经走不了了你们知道吗?蜘蛛有红BUFF,剑姬Q过来减速我,我根本就不可能跑掉,换也换不了。”

被抓死一次,这还不是最伤的。

更难受的是,剑姬残血杀完人,直接B回城,买完补满状态立刻TP上线,将兵线控在靠前塔前的位置。

而宁远不敢T兵,只能T塔,回到线上也不敢过去补刀,只能远远地站在后面看着。

“这个线我怎么敢去吃?我没闪,过去补个兵,蜘蛛立马又能把我宰了知道吗?”

就这样,被剑姬控了几十秒的线,经验亏了不少。

然后,在五级左右,又是在上路两人对拼的过程中蜘蛛的突然出现,导致宁远的再次阵亡。

没有传送,一大波兵线被推进塔没吃到,上路的差距正式拉开。

跟着就是接二连三的不停军训,塔下也呆不住......

“我被这么搞,你们看盲僧在干嘛?这人全程看都不看上路一眼!”

宁远用手指戳着屏幕气道:“第一波他要是在,就我当时的血量状态,上野2V2不是必赢?我上路会崩?”

“我和剑姬拼过,血量不满,尤其是这个时间点,蜘蛛不是必来上路吗?他玩个打野一点意识都没有?不知道什么是反蹲?”

“还有这兵线卡在这里,打野不往上靠,我线都对不了.......哪怕来帮我推个线也好啊!他管过我的死活?”

“这特么还不是盲僧的问题?你们当老子是叫到了地主,搁这儿1V2呢?”

“再说,他这把帮到哪路了?去中下各送一次,野区又被蜘蛛宰,带崩全场!”

“明明是自己菜,还要打字喷队友,这种没马打野你们还要洗是吧?”

宁远真是被气到不行。

坑了就算了,居然还先发制人开炮嘴臭,这不是故意恶心人么?

跟着看到旁边屏幕上飘过一排排的弹幕......

“来了,又到了复盘抓内鬼环节!”

“哈哈哈哈,打野的马最终是没保住!”

“废话,给我远子哥打野的有几个能保得住马?”

“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为什么打野一定要帮你?”

“被针对不会怂塔下?抗压不会?装NM呢?”

“玩游戏没脑子是这样的,理解下!”

“咋每次都是队友的问题?你就一次都没错?”

“讲得头头是道,为什么你还是钻一啊?”

“使劲甩锅,借口一大堆,就是上不去分!”

“国服这么多王者,你为什么上不去?”

“哈哈,别说王者了,天天晋级赛,能上个大师先?”

“别尬黑,要不是队友坑,我远子哥早就王者10000点了!”

“求你了,闭嘴吧,自己菜就别甩锅给别人!真垃圾!”

“......”

弹幕翻滚,铺天盖地全是指责他的字眼。

“不是,我菜我承认,但是这个盲僧就是有问题啊!”

宁远瞪大眼睛:“打得垃圾不让说是吧?我上不去大师,我钻一,所以我连发言权都没有?......你们这是不分青红皂白,不管对错,只管使劲黑我就完了呗?”

要说这局游戏他有问题吗?

有。

但绝大部分的锅也确实不在他身上,很多时候都是无奈之举。

上路的对线,情况十分复杂,要想做到两边完全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对着补刀发育是很难的,总会产生各种摩擦碰撞。

一方一旦示弱,另一方一定会想方设法进攻以此来扩大自己的优势。

尤其是像贾克斯剑姬这种战士型英雄则更加,抗压没有想得那么容易。

对方过来耗血,你如果不打回去,一味地白亏血量,那么只会让两边的差距越拉越大。

想依靠防御塔作为自己的绝对屏障也是不现实的,吃不到经验,等级跟不上,一旦对方上单囤积一大波兵线,配合打野来越塔,你照样只能等死。

何况还是蜘蛛这种为越塔而生的打野英雄,真要铁了心搞他上路,怎么样都会崩。

上路玩家的心酸,很多人不懂。

再强的人,也不可能永远一打二。

绞尽脑汁,靠着无数的细节,一波波的博弈,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打出点线上优势。

结果对面打野一来,瞬间全部化为乌有。

明明自己占据上风,却硬是被对面打野抓到崩盘......

天天被军训,却从来没队友帮,搁谁能顶得住啊!

实际上,也如宁远所说,这盘盲僧的打野节奏被对方蜘蛛完爆,没有帮助到任何一路,反而还送了几波人头反向GANK队友,输了游戏大锅给他没有问题。

但这个时候,解释再多也是没有用的。

一张嘴不可能辩得过一百张嘴。

现在他说什么,观众都不会听得进去。

输了,说什么都像是借口。

看着弹幕还在不停地骂他,宁远心脏越跳越快,连呼吸都有些喘不匀了,脸上的汗越流越多。

MD,真是越想越气!

千辛万苦打到大师晋级赛,本来前两把赢了还挺开心的,以为终于要上大师了,结果第三盘队友立马整活,大顺风的局面下,打到一半下路双人组毫无征兆莫名其妙突然挂机,也不知道是哪个破网吧又停电了,简直坑爹!

理所当然,第三局直接白给。

就这样憋着一肚子火,结果第四局,又是这个鸟样。

游戏输了就罢了,还要被队友嘴臭,被对手羞辱嘲讽,加上他直播间的观众都是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各种阴阳怪气煽风点火。

最最最不能忍受的一点,就是TM家里的空调还坏了!!!!!

如此热的天,屋子里温度更高,就跟个蒸笼似的!

天老爷!

还让人活吗?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试问谁心态能不炸?

真他娘的委屈!

“修空调的到底什么时候来啊?”

宁远一边用纸巾擦脸,恨恨道:“怎么连空调都要GANK我啊!!!法克!!!”

叫完把纸巾用力地扔了出去!

“666666666666666”

“23333333333333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活!”

“急了急了急了急了急了!”

“远宝别气,妈妈怕!”

“给爷整笑了!”

“节目效果属实爆炸!”

“远皇你可别想不开啊!”

“嘟嘟嘟,整个唢呐,给远子哥愉悦送走!”

“今天要是远子哥被气死了,你们都是杀人犯!”

“......”

直播间一片欢声笑语,就跟过年了似的。

“今天不打了,玩不下去了!”

宁远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下播了下播了,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看情况吧。”

心态出了大问题,这要是再播下去,非得跟观众对喷个翻天。

虽然平时他没少跟水友们“倾情互动”,但今天实在没那个心情。

钻一?

宁远想起这两个段位优越狗说的话就觉得可笑。

现在两个大师一二十点的守门员也能嘲讽他的RANK分了吗?

随手点开英雄联盟助手查看当前他这个账号的历史段位,在三年前的那个赛季,赫然显示着:

【最强王者】

【总场次729场】

【胜率57%】

【胜点1367】

曾经赫赫有名的国服第一。

讲道理,跟他比分高?

这些B加起来都不够他的零头!

辉煌一刻谁都有,别拿一刻当永久!

现在虽然是拉了,但谁还没有个光辉岁月?

唉,不谈了......

就在他刚想关播的时候,突然之间,脑袋里发出一阵奇妙的声响。

叮咚!

“系统加载完毕......开始安装......”

“安装完毕......”

“已选择宿主,即将绑定系统,请确认是否接受......”

“......”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