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奇幻·玄幻 > 我有一棵神话树 > 第663章乘衣归踪迹大章

我有一棵神话树 第663章乘衣归踪迹大章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我有一棵神话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青地族灭亡对凶羊国、对一小部分的诸江平原国度,都带来了轩然波澜。

但是对于纪夏和太苍来说,几乎没有引起任何的波动。

唯一让纪夏心生喜悦的,是玉藻前亲自送来的诸多青地族财宝。

青地族,虽然不曾建立国度,不曾称王称皇。

但是青地族却实打实有皇朝国度的实力。

他以强大的无力,统治诸多王朝、小国。

在偌大的疆域中,和漫长的时间中,搜刮了数不胜数的财宝。

其中包括大量的地灵脉,少量的天灵脉。

又有数不胜数的灵金、灵药。

青地族不擅于铸造,也不擅于了炼药,所以灵金、灵药也就成为了用于以物易物的商品。

但也因为如此,许多未曾消耗的青地族中的灵金灵药数量,非常让纪夏惊喜。

“可惜,天械府和天工府造诣不凡的灵械师、铸器灵师还是太少,否则这么多的灵金,足以让太苍戮甲的数量提升十倍有余。”

纪夏看着玉折中的财宝明细,心中暗自欣喜。

“而且青地族这一件玄烬灵器,也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

纪夏抬手之间,掌中出现了一条微小的河流。

细细看去,这条河流澎湃汹涌,其中密布了无数强大的妖物。

乃至河流中的河水,本身就是一种极具杀伤力的奇物。

“青流长河。”

纪夏思忖道:“迟景上神如果拥有这件玄烬长河灵器,以她近神台巅峰的修为,就能够硬撼一尊乃至两尊远神台强者了。”

玄烬灵器对于修士战力的提升,极为恐怖。

倘若能够完全祭练一件玄烬灵器,一尊远神台修士,独战数尊相同境界的远神台存在。

而且这还是在远神台修士,无法完全发挥玄烬灵器威能的情况下。

桀旭王手中那顶宝伞,虽然也是玄烬灵器,但是却更加侧重于其他放方面,并不侧重于战斗。

“那顶宝伞,主要的威能应该在隐匿行踪和蕴养先灵上。”

纪夏端坐在玉案前,心中有些可惜:“可惜无法知晓那顶宝伞的来历、使用方法,溯源灵坛也尚未被玄界翡翠玉葫改造成功,倒是平白浪费了一件极不凡的玄烬灵器。”

他将清楚的记录了许多财宝明细的玉折,放回神台中的空间宝物。

这才凝神静气,意念进入太皇黄曾神台中,继续研习诸多玄妙的神法、玄术。

因为太皇黄曾天中的神法玄术,纪夏对于神通功法的眼界、明悟,已经到达了一种极为不凡的境界。

甚至意念微动,神识运转间,就能够创造一式式强横的神通。

如果不是他研习神法、玄术的时间还太短,恐怕这个时候的纪夏,实力已经更上一层楼,能够与极界神渊的存在一战。

毕竟神渊强者,乃至极界神渊强者都仅仅用毕生之力,研习一种玄妙绝伦的神法、玄术。

像纪夏这种能够几种神法玄术信手捏来,又背靠太皇黄曾神台、天宫宝殿,灵元仿佛无穷无尽的妖孽存在,哪怕是帝朝也没有几尊。

“也许再给我二十个蛮荒年,我掌握的神法、玄术就能够达到十种之多,到时候又有太白帝经这一道战技经典,我将十道神法、玄术化为没有丝毫滞涩的强大战力,我哪怕还无法突破神渊,就能够轻易击败极界神渊。”

纪夏站在考虑以后的道路。

忽然间,虚空中的地崆古星,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点点星光从中弥漫而来,投影出杨任的身影。

杨任从地崆宝座上站起,向纪夏行礼。

他的面色凝重,金丹神眸中也满是肃然。

纪夏看到他的神色,疑惑询问道:“可是绝昇强者们有所异动?他们的空龙玉灵阵已经构筑出来了?”

杨任摇头,他身上的星光愈发浓郁,璀璨星光遍布他的四周,构筑出一幅幅景象。

这些景象中,都能够看到星星点点的地崆荧光在高低沉浮,这便是地崆星规则的具象。

纪夏眼中带着些微疑惑,看向这些星光构筑出的景象。

他的面色蓦然变化。

也变得凝重起来。

映入纪夏眼中的景象让始终自信的纪夏,神色中都展露出一丝的忌惮。

只见那是一处纪夏、杨任都十分熟悉的地域。

漆黑的深坑中,还残留着道道流动的浑厚灵元。

寂静的天际,远远看去,也都还倒映着三尊存在的些微残影,令人从心底迸发出臣服、朝拜的念头。

这里是百域边境,三山旧址。

就在不久之前,神道在此洞开,三尊伟岸的神灵由此复苏,化作遮掩虚空,横压天地的庞然生命,让纪夏赞叹,也让他意识到凡俗生灵的渺小。

时隔数年的如今。

三山旧址之上的虚空中,四尊看起来不过二十年华的强大生灵,彼此对峙,他们的目光时而落在对方身上,时而落在那深渊一般的三山旧址深坑之中。

纪夏惊愕的原因很简单。

这四尊身影中的两尊,他以前都曾见过!

四尊强横绝伦的生灵,站立在四方,他们的神色中,都充斥着对于彼此的忌惮,足以看出,这四尊存在都来自不同势力。

他们因为某一个共同的原因,来临三山旧址,继而对峙。

“这四位看似少年少女的修士,极为强横。”

杨任金丹神眸中绽放出道道金光,和地崆星光规则相融,照在远处虚空。

他道:“他们不过静谧站立,周遭的虚空却都在扭曲,微风不敢吹拂,沙尘不敢扬起,连空气中不会思考的卑微细小生灵,都不敢靠近他们。”

随着纪夏和杨任的目光巡梭。

位于东方的强者,是一位身披金甲,眼中没有瞳孔,神色看起来冷漠至极的英武神形存在。

他手中一杆蛇形金色长矛,仿若要压塌虚空。

纪夏不过轻轻看了一眼这一根长矛,即便以他的实力、即便仅仅是幻象,都让他感觉到眼睛刺痛,就像是凡俗之人直视太阳。

金甲少年强者站在虚空。

他远望其余三人,最终目光却落在一位青灰色长发,脸上洋溢着摄人自信的存在。

这尊存在,纪夏曾经无意中见过——在养邪扇中的妖灵王者冼无风,用灵识构筑的幻象中。

冼无风曾经依靠他的回忆幻象,告知纪夏虚魂续灵妖盘的来历,让纪夏看到了能够沟通左神楼的神秘印记。

与此同时,当时的纪夏也看到了那威严压世、气魄如星河的大炤七帝子。

被大炤帝王,册封“神决”尊号的第七帝子。

当时纪夏看到他,也看到了他有若无尽深渊一样的鼎盛威严。

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年时间,纪夏就又一次看到了这位帝朝帝子。

正在纪夏思索之际。

无瞳金甲强者看向神决帝子,开口道:“这深渊之下的神秘存在,是我暗君圣庭最先发觉,没想到大炤竟然敢派遣帝子前来,大炤的胆魄愈发令惊玄敬佩了……”

名为惊玄的强者,声音平静,但是随着他的话语,他那没有瞳孔的眼眸中,却好似流转出一道道虚幻景象。

那里是战争、是毁灭,是无尽的死寂。

神决帝子身上的威势丝毫不减。

他脸上仍旧满布自信,似乎惊玄口中的暗君圣庭,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暗君圣庭许久不曾有强者出世,在这漫长的岁月中,眼界已经大不如前。”

神决帝子青灰色的头发飞舞,言语认真道:“对于大炤而言,受几座隐匿圣庭掣肘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深渊之下的存在是一道旷世的机缘,自然是强者居之。

东惊玄,你是圣庭圣体,一身修为令我也非常敬佩,可是你想要一句话,便让我退去,未免太小看我神决了。”

东惊玄听到神决帝子的话语,并不动怒,而是认真点点头。

他道:“暗君圣庭确实许久不曾现世,让诸江平原、界祖山、通天古河一带的帝朝忘记了暗君的余威,致使你们这些区区帝朝,都能够藐视圣庭……”

东惊玄说话间又将目光转移到另一尊天骄身上。

“滅生魔乡何时需要深渊中的神性存在?”

这一尊天骄少女,周身弥漫着汹涌的魔性气息。

她面色苍白,赤着双脚,一头及腰的白发,配合她绝美,却无尽冷艳的面容,让人仅仅看一眼,就记忆深刻,难以忘记。

她听到东惊玄的话语,并不开口,神识目光都不曾转移,始终落在深渊之中。

就像是不曾听到一样。

东惊玄见天骄少女不理会他,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

又将目光转移到最后一位天骄身上。

“气息神秘、深沉,气魄深邃如同旧渊,但是……我感知不到你的来历。”

东惊玄远望远处的白衣女子,无瞳眼眸中,有旋涡在流转。

而此刻,纪夏的目光也落在白衣女子身上。

他略微皱眉,看着那一张并不陌生的脸庞,若有所思。

“乘衣归?”

最后一尊气息如渊,强大至极隐隐与其他三尊存在平齐的天骄少女,正是曾经和纪夏交谈,告知纪夏养魂地秘闻的乘衣归。

乘衣归气息依旧神秘,面容依旧清冷、祸世。

她站在虚空中,与其他几位来历不凡的少年存在对峙,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衣归姑娘的实力不知道到了何等强横的程度,也许已经超越了神泽,登临了天地两级之境界。”

纪夏在心中默默低语:“不仅是衣归姑娘,其余三尊天骄都是帝朝级别势力中的强横存在,他们每一尊都是圣体,或者具有圣体之姿!”

尤其是那位无瞳的金甲强者,威势之强,隔着遥远距离,隔着光幕,都能够让人汗毛倒立。

“滅生魔乡、大炤帝子、暗君圣庭……”

杨任站在殿中,也注视着眼前的景象。

“我阅读诸多典籍,但是这些势力却仅仅只听闻过大炤。”

大炤是距离百域、诸江平原最近的一座帝朝。

疆域不知何其辽阔,军力不知何其雄伟,生灵不知何其繁多。

甚至还有许多古籍记载。

大炤帝朝,下辖三座不小的界外天。

界外-天中,有浓郁的灵元,有强横的强者,也有数之不清的资源。

而大炤下辖的皇朝、王朝更是不计其数。

“绝昇皇朝是皇朝中的顶峰存在,可是他和老牌的帝朝比起来,还是弱的可怜。”

纪夏想到这里,不由微微皱眉。

他心中不由有些疑惑。

相传绝昇皇朝即将获得天地承认,登临帝朝。

从此,绝昇皇朝将拥有天地规则的加持,成为能人、异宝辈出的帝朝。

可是,短暂岁月中。

绝昇皇朝就算登临帝朝,也绝无可能抗衡周边天岐、重神、大炤中的任何一座帝朝。

“那么,绝昇皇朝倘若登临帝朝,周边三座帝朝,难道就任由绝昇作大,任由绝昇疆域蔓延到整个诸江平原,任由三足鼎立的局势变化吗?”

在利益、资源面前,无垠蛮荒众多国度、种族就像是嗜血豺狼,可从来没有“礼让”、“放任”这样的说法。

他思绪纷飞之际。

大炤神决太子也在此刻开口。

他也注视着来历神秘的乘衣归,道:“阁下境界不凡,战力亦是不凡,可是无论是我,还是东惊玄,亦或魔乡的后继者,都看不透你的来历……”

神决帝子说到这里,语气微微顿了顿。

又道:“大炤不愿树敌,尤其是未知且强大的敌人……所以还请阁下莫要外传,倘若引起天目觊觎,这一道机缘,和我们任何一方都没有缘分了。”

乘衣归忽然微微一笑。

她轻声开口道:“放心吧,我也厌烦天目,这一桩机缘就由我们四方相搏,决定归属,不惊动其他任何存在。”

东惊玄、魔乡天骄少女俱都深深点头。

神决帝子看向远处。

正是百域所在。

他轻声道:“天目有天骄强者,活跃于百域之地,我曾经无意路过百域还看到那尊少年天骄戏耍般镇灭一座军营的场景。

不知道那位少年还在不在这蛮瘠百域之地。”

纪夏听闻神决帝子的话语,略微一愣。

毁灭一座军营?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