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异界魅灵 > 第72章 幻境

异界魅灵 第72章 幻境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异界魅灵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入秋的夜就是冷,才九点大街上的人,就开始变得稀少了。

飘零的落叶倒是铺满了整条街,就是他们有些太调皮,随着冷风肆意的游走,落在行人的肩上头上。

“啊,走,走,你们都走。”

北冥寒寻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啥呀这是,什么都没有?这打晚上的,路灯还坏了,这样多吓人不知道吗?

心里恨恨的环顾着四周,看着都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弄那么大的动静干嘛,怪吓人的。

“哎,这女的有作妖,真是烦人。”

北冥寒一直都有一颗八卦的心,悄悄地放慢步子,在兜里吧手机音量调低,听着身后老太太的对话。

“听说她是,有神经衰弱?”两个老人家,聊得很透彻,这一路上一点都不孤单。

直到他们最后一句,现在的小孩也爱听这些,东家长短的事情呀!

可不嘛?

她们齐刷刷的回头看着北冥寒,北冥寒也是一脸尴尬,这是被看穿了。

再仔细看看,在才反应过来,他们腿脚不利落。北冥寒刚才佯装找东西在走到了她们身后,那个年轻人的腿脚,能比腿脚不利索的老太太慢。

北冥寒,立马一脚深一脚浅的从他们身后走过。

“哦,原来是脚崴了,还误会人家爱听这些事那!”

“可不咋的,现在的年轻带的耳机,都没有绳子,有时他们突然一说说话,有时候还以为是和空气对话那!”

“可不嘛!”话语间也是,有些尴尬和不好意思的尬笑。

北冥寒冷笑,还好带着耳机,要不然太尴尬了。坐上电梯,呼吸着,心中安抚着自己受伤的小心脏,毕竟不是每个年轻都爱听些八卦,但是对这些,不都是将来老年生活的一部分吗?提前习惯一下不好,毕竟听得又不是,不能听的。

怎么这绕啊。

“哎,你说他们怎么回事啊,刚才路过他们家,也太吓人了,那个女的一下就撞到玻璃上,家里就开一个窗边的落地灯,还画着浓妆,惨白的脸,还一个红嘴唇,她低头,我仰头看吓我一跳。”

女子在电梯里愤慨的抱怨着,北冥寒,装模作样的滑动着手机,认认真真的听着八卦。

这个人自己怎么没听说过那?是新搬来的吗?

“可能是原来的房子的主人,做了什么事,反正不太清楚,只是从我婶子那知道,他们家走的可急了,这房价低过了市场价,并且晚上就搬走了。”

那户人家听说过,她也听说过。好像是这房子主人的弟弟死了,但是也没有搭灵棚送人,就找人给埋了。

之后不久没什么了吗!可能,是不是因为听说,房价比市场价低,心里膈应就感觉哪里都不对劲。

刚走出电梯,就看见门口鬼祟的男子,他冷着脸子,一点都不友善,语气僵硬的问道:“你是个心里医生?给我看看我媳妇,她怎么了。”

北冥寒才不会惯着这样的人,回怼道:“是啊,管你什么事。”

“你没听见吗?让你给我媳妇看看病!”如此气焰嚣张的人,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你求人办事,就是这个态度?

这样的态度,也太恶劣了吧!

正要拒绝,就发现楼梯口,有个身影,静静停留在那里。

这时门里的狗开始狂吠,看来它是嗅到了什么,小家伙的鼻子可真是越来越灵敏了。

北冥寒道:“我认识你吗?你这个态度和我说话,我为什么要帮你?你欠你什么东西吗?”

在看那个男子,态度一改常态,满嘴应承道:“行了,行了,就算是我错了,赶紧的吧!”

“都什么情况?”

男子掏出手机,一段视频在眼前,从卫生间玻璃门的影子上看,女子坐在马桶上,她似乎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碰触自己。起身一看,一只黑色恐怖的手。

“啊……,”尖叫过后,她没有任何理智和分析,谁知道她是在想什么。直接拨打修理下水的工人。

工人,挽起袖子问道:“怎么了,”

女子躲在男子身后,颤抖这声音道:“有只手。”

男子看看马桶,不耐烦的泛着白眼,道:“哪里有,你不会是真有病吧!”男人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女人。

女人道:“真的有。”

男子叹气,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还有能有人说下水道里有手,那一会儿统统,是还能上来一个人咋的!

捅了半天,捞上来的是鲜红的手纸。就是被染红的手纸,每一片上都是鲜红的。

满脸的嫌弃道:“赶紧给钱,我赶紧走。你们家阴气太重。”把捅马桶的工具收拾好了,那里两份钱摔门而走。

女人看着马桶开始发疯一样,摔东西,对着空气大喊。

门锁开动的声音,男人问道:“你这又干嘛那?”

“楼上有动静!”

男人叹气道:“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楼上的人都让你气的搬家了,还有什么人!你能不能,别无理取闹了。”

“怎么了,我就是住平房住惯了,不习惯,楼上就是不能有动静。”

“这整栋楼都不隔音,谁家都用动静!怎么你还是让整栋楼的人都搬走吗?你的习惯,别人不能因为你的毛病习惯你。”

“你闭嘴,你没听见吗?你没听见吗?楼上有开始了,又开始有车子滑动的声音了。”

“你……,”正说着,他们的女儿,就拿着斧头,要上楼砸门。

男人赶紧拦下,呵斥道:“你这是要干嘛?能不能别学你妈,小小年纪和一个泼妇一样。”

女人气哄哄的看着男人,就发现马桶里的手,在男人的耳朵上。

女人心中暗道:我让你听听声音。

拿起刚才的斧子一下劈了下去。

很快警察将她带走,做了精神评估,没有精神疾病。而且很正常,在被警察带回案发现场时,她家门口的流淌着鲜红的油漆,和粪便,呕吐物混在一起,贴在门上。

尤其是屋里,所有东西被砸的一干二净。女子看着警察道:“你们看看,我家都让人糟蹋成什么样子的了。”

警察清清嗓子道:“你走哪天,你家就是这样的。”

看着角落里的,女儿和儿子的印记,女子瘫坐在地上。

警察道:“那天,你可能是失控了吧,拿着斧头到处砍,你邻居报了警。”

女业主看着警察,不满血丝的眼睛,早就失去理智的她,疯狂的砍向警察。

警察的身手干净利索的控制住了,女子,她挣扎嘶吼着。

“抓我干嘛,你们应该抓楼上的人,还有哪些狗。”

警察冷眼看着她道:“你家楼上没人。”

视频结束,北冥寒道:“明天,你们都出去,我要先检查一下环境,在看看病人。”

男子点头道:“嗯。”

北冥寒走进这间屋子,黑暗中的手,慢慢出现,人影聂呆呆的望着房子的一处。

空洞的眼神中,浮现出他之前的过往。

他同姐姐相依为命,最后姐姐嫁人,可是嫁的人经常对姐姐拳打脚踢。他看见姐姐满脸是伤

心中怒火燃起,找姐夫算账,刚一进门,就被姐夫大的满地找牙,而他对他这个小舅子,下手每一次是轻的,轻的是骨裂,骨折。最后大脑被打残,成为呆滞的人。

被姐姐养在身边。

一次神志不清的他,公然当着姐姐小女儿的面前,在客厅里解手。

这一下让他姐夫受不了,拿起手中的刀,凶狠的教训他。可脑子不清楚的人,哪里知道他拿刀的意思,作势就要去夺。

就在争夺的,过程中,一刀正中他的心脏。他姐夫就连忙处理现场,慌慌张张的找人把人埋了。

男子心里膈应,就连忙买了房子,连夜搬走。

她举起手枪,一枪,这只黑影魂飞魄散。

就在北冥寒正要离开的时候,在离开。卧室的门突然间缓缓的打开,里面坐在轮椅上的老人,空洞的看着墙上的照片。

北冥寒顺着老人的目光望去,一家四口的照片中的女主人,面容狰狞,横立的眉毛,搭上凶狠的三角眼,总感觉这个人透漏着阴狠。

同时也带了她的过去。

女子就是在这个阳台上,沉重的叹气对轮椅上的老人一脸的不耐烦。

看着刚喂进嘴里的粥,又从嘴角流淌出来,女子点指老头的太阳穴大怒道:“你这个老东西,老了还不让人省心,吃个粥吃的到处都是,你要干嘛?你们全家是不是要逼疯我,你们才开心!”

说着女子发了疯的,掰开老头的嘴,不由分说的,将粥灌进去,一边嘶吼道:“你把所有钱,家产都给你小儿子。养老想起你大儿子了,凭什么一分钱不给,还让我给你养老!”

那句句嘶吼,是震耳欲聋。老人活活被呛死。

女子看着一动不动的老人,脸上露出,恐怖,兴奋,变态的笑容。

北冥寒看着老人家,道:“您,现在打算做什么?”

老人,开口道:“我,是有一处房子,所以的钱都给老大了,老二知道他家有困难,还有多给了几十万。老大,自愿养我的,我也不愿意来这里,看她的脸色啊。”

那双诚惶诚恐的眼中,流血满腹委屈的泪水继续道:“可是老大,不明白我的意思。非要让我这里。”

北冥寒道:“我送您走吧!”

老头点点头。

消失的瞬间,衣柜猛然关紧。

北冥寒勾起嘴角,轻声道:“不要怕,出来吧。”

北冥寒每往前走一步,衣柜就会颤抖一下,里面的人看来很惊恐的样子。

北冥寒劝解道:“不要躲了,躲了这么久也没什没意思。你应该离开这里,去你想去的地方了。”

一只手推开衣柜的门,那双迷离的眼睛扫过北冥寒,有满是惊恐的落在她的身后。

看来身后是有什么人物了。

北冥寒转动手枪,一枪打中身后女孩身上。

这个女孩就是衣柜里男孩的姐姐。

女孩瞪着眼睛摇头,眼中写着不要。

这个姐姐,从小就开始忍受各种不公平,弟弟哭了是她的错,弟弟耍脾气是她的错,弟弟扔东西也是她的错。而她,似乎是被她母亲影响,对人刻薄,最后捂住她弟弟的口鼻,扔进衣柜里。

而她最后被他母亲,残忍杀害。

也许在她母亲的眼里,男孩比什么都重要。女孩,就是要处处忍让男孩,买东西也是只给弟弟买,弟弟爱吃的东西,姐姐不能抢。

三人出去,弟弟准定是被抱着的那个,而且最刺耳的那就话就是,我怎么生了一这样的废物,干啥啥不行。

北冥寒,看着男孩也消失在空中,才离开。

角落的男子,也安心的离开这里。

正启动车子时,一个老太太说道:“这家真是惨,之前住这的人,就有个精神病,结果死了。你说说这个东西是不是也传染啊!”

传染?北冥寒,被这两个字逗笑了,这东西还有传染的?

“你说这女的这样,他家的孩子估计也好不了。这小丫头,和别人见面,天天好像谁欠她钱的样子。没人用你打招呼,但是这孩子的脸面,看着就不是什么善茬,估计长大了和她妈一样。”

“就是那句话。你自己教育部了孩子,社会上会有人替你教育。”

北冥寒关上车窗,心中摇摇头,以后再也不听这些八卦了。

女子被鉴定出来是的了神经病,最后会留在神经病医院接受治疗。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