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异界魅灵 > 第七十四章:丛林僵尸

异界魅灵 第七十四章:丛林僵尸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异界魅灵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也不知道迷路这个属性是不是会被传染,怎么一走林子,两个人都是会迷路。

北冥圣突然停下脚步,嘶哑低沉的说:“这一时半会的,看来是出不去了。”

迷糊的北冥寒,勒紧北冥圣的脖子迷迷糊糊的问道:“你怎么了?”心中暗自嘲讽,北冥圣这也不行呀,走一小会儿的路,就累成这样。

“你这也不行呀,走两步就累成这样!”

北冥圣,嘴角牵扯一个无奈的笑容道:“你但凡在轻点,我一口大气都不带喘的。”

北冥寒在他的背上,正身双手叉腰道:“怎么了,你嫌我重!我才八十多斤,你嫌我重,你干脆背个玩偶熊算了。”

北冥圣一头黑线,说这个干嘛?一下子捅马蜂窝里了。

北冥寒环顾四周,左瞅瞅又看看。没颗树上都挂着一个牌子。僵尸森林,里面体验被僵尸追逐的感觉,和杀僵尸的感觉。

这是什么意思?北冥寒,本能将头埋进他背后,声音都开始颤抖:“这,这里不会都是丧尸吧!”

北冥圣道:“是僵尸,不是丧尸,”北冥圣声音逐渐弱下,小声道:“你抬头,给你看个东西。”

“什么啊!”睡眼惺送的北冥寒,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抬头,一把,紧紧抱住北冥圣。她在他背上害怕,却感到他在笑。这不是嘲笑,而是一种占便宜的奸笑。

北冥寒一口咬上他的脖子,阴冷道:“这么好看的人,血也一定好喝吧!

北冥圣哑笑,这孩子,还有功夫吓唬他。

北冥寒看他没什么反应,也没来兴致。目光从新落回对面。

本来对面成排的树下,树与树之间,被锁链捆住的是形态各异的僵尸。刚才还都是低着头,怎么这一会儿,有的抬头,有的歪着头,有的都开始呲出二尺来长的獠牙。

还有没被绑起来的,他们姿态诡异,视觉感觉好像是往她们面前,走了两步。

北冥寒好奇的从北冥圣的背上跳下来道:“这些东西都是,活的吗?”

北冥圣耸肩道:“都是勾魂者所为,这些僵尸,已然是被封印在这里。”

铁链上的铃铛随风响动,一声声回响子山谷之中,带着一种异常旋律。他不是悦耳动听,而是诡异的重复着这段声响。

唔唔声从禁锢的僵尸喉咙中传来。

他们穿这清朝服饰,和现代服装。活动颈部僵硬的肌肉,一瘸一拐的像两个活体容器走来。

完了,两个现成优质的祭品,这一口让他们咬下去,就是上百年的功力。北冥寒,翻着白眼,除了性别,自己眼下成了唐僧?但是有百年功力又能怎么样!你们早晚有一天都会死翘翘的!

北冥寒腹议。

抬眼瞧望向空中,竟然是,月圆之夜。这样的月亮,正是僵尸清醒的时候,要是打起来可是一场硬仗,摒气,点点头,逃跑才是最重要。

每当月圆之夜,他们闻到人类的气息会攻击人类。

这一亩三分地的深山里,留着这么个地方,实在是不安全。

嗷呜~,

“这是,狼人也找来了?”北冥寒,这山里的品相够全了,要不要再来一个吸血鬼。

“抓紧吧,速战速决。引来吸血鬼,就不好说了。”呵呵,怎么这样,就是开个玩笑,竟然还有惊喜。

月色越来越红,树与树之间缠绕铜铃,开始猛烈晃动,瞬间所有僵尸带着身上的铁链,一涌而上。

看来他们早就挣脱了铁链,但是一般不会的。

“应该是有人,砍断了铁链。”北冥寒顺着,北冥圣的目光望去,在尽头,一个空位。

默默嘀咕道:“不会吧!难道茅草屋里的巫婆,其实是被僵尸的灵魂控制了?”

北冥圣点头,一脸欣慰道:“每个人都想从新活着,好好活着谁不想啊。”

“有人封印住了僵尸,没有伤害僵尸的灵魂,但是月圆之夜他们就会回魂。没人经过还好,有人经过,就会俯身。”北冥寒,继续向下琢磨。

“对,你说的都对。快点动手吧,都过来了。”

北冥寒,恍然,原来这个人早就知道这里应该,是这些僵尸搞得鬼。

钱币在指尖流转,北冥圣只是左右晃晃脖子。这家伙儿,就是这么自信一双手,空手套恶灵。

北冥寒,欠欠的挑眉一脸不服的样子,将手中的钱币控在掌中,眼神凌厉,动作帅气的丢向对面而来的僵尸。

可对面僵尸文字未动。

北冥寒一脸,诧异的看着北冥圣,怎么回事?

北冥圣宠溺一笑道:“退后。”

还没看清北冥圣手中的武器挥动,一道散着金光的光芒,扫过迎面瘸着走来的僵尸。眼前金光一闪而过,僵尸飞出两丈高。

花白眼睛僵尸,歪歪脑袋,似乎是在他们地盘闹事了一样,脚下生风,幻化飘散。其他几个人跟着他的样子,冲向两人。

北冥寒,北冥圣连连后退,在抬眼事,那些僵尸已站眼前。

北冥寒突然发现,此刻需要各自为战,这些僵尸硬生生,将两人分开。

她心中暗道,现在就是爆发小宇宙的是了,你们给我等着。

张牙舞爪的僵尸,哪里在乎她在琢磨什么,伸出发黑带着巨长的指甲,直接冲着命门劈上。

北冥圣道:“小心爪子。”

北冥寒,看着越来越近的爪子,突然之间悟出来了什么,翻身躲过指甲,此时掌中蓄力强劲的火苗,火苗中是反转的铜钱,对着迎面而来的爪子,用力。

僵尸吃痛,节节败退。

北冥寒扯下挡在面前的双掌,带着红光眼睛似有杀人饮血之意,蓝色幽光的眼睛似一个幽深的吞噬万物深洞。

双掌之中火焰,熊熊燃烧,她抬眼僵尸都被吓连连后退。

北冥寒怎能放弃这样的机会,旋身带着团团火焰,就往僵尸身上打。带着火焰的铜钱划破空气的极为好听,被撕裂的空气,铜钱传出僵尸体内,转眼燃着。

北冥寒顺便隔空取下符咒,加上铜钱打进僵尸体内,果然事半功倍。

抬手瞬间,一把古剑竟然躺在北冥寒手中,她已经来不急诧异。打在兴头上,别说一把剑,就是一把抢她都百发百中,一柄钢刀她就能悟出刀法。

古剑似乎看出这一个人,虽然认真,冷淡但是有些嚣张,还没等北冥寒摆什么姿势,古剑冲着僵尸,像是离弦的利剑,破风而出。

高速旋转月光在刀刃上,圈圈流转。僵尸一时间纷纷消散。

眼前僵尸接连消亡,北冥寒一记魅笑,伸手接剑,发觉手里空落落的,在抬眼一瞧竟然转着圈离开。

……?

“什么意思啊?”

“那是上古宝剑,冥鹿剑。”北冥圣知道这剑的来历,是北冥家族,时代传承的宝剑,危机时可护住,也是古时,铸剑仙家,梦天龙氏所铸此剑就是镇鬼辟邪所用,并赠予好友北冥氏一族,从此镇鬼,驱魂。

如今此剑护主,莫非真的找对人了!

他凝望北冥寒,眼神更加专注,隐隐的多了些什么。

北冥寒道:“我脸上有东西?”

北冥圣道:“这里乌云未散,必定还隐藏这什么。”

北冥寒,目光坚毅肯定的点头道:“不错,镇鬼,驱魂,本就是我北冥氏一生使命。鬼魂未除,绝不撤退。”

真的是她?北冥圣被她认真,坚定的模样吸引,这不就是她嘛?那个时而活泼,时而调皮,在忘川江边,桂树下等人她。回眸生百媚,唯她灵动美丽。

耳边响起响指的声音,道:“你在干嘛?我问你那,这有岔道,你走哪条?”

原来都是恍然之间的错觉,刚才慨发言,并不是她,而是那个人。

北冥圣,瞧着岔路,道:“我走这面。”

北冥寒点点头,走向另一头。北冥圣,望着她的身影,凡事,试试就知道了,既然护主,就会护主第二次。

“等下,”他拿出身上的瓶子,抛给北冥寒道:“带着这个,她会保护你的。”

瓶身小巧,上面镂空金丝嵌在玉瓷瓶里,好看至极。

嗯,完美的东西果然要配完美的人。

北冥寒,听着耳边飞鸟诡异的啼鸣声,一步一步往深山里面走,只是眼前深处,白雾蒙蒙。

远处的云雾后,身材庞大的黑色身影,一瘸一拐的向北冥寒走来。步步紧逼带着一种压迫感逼近,眼前结界边沿愈发的鲜红,恶灵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

百鬼夜行也不过如此,风越加的凶猛,空中盘踞的乌鸦,竟然笑出了声,这是要分食人肉的节奏?这深山老林里的,多了许多野性。

那人近前,他手中的榔头还淌着鲜红色的液体,泛着浓烈的血腥味。

只是他停在一处草丛前,坐着诡异的动作那人对着,成堆的落叶草地抬起手中的榔头,恶狠狠地对这落叶劈下去。

刹那,女子惊恐的四处乱跑。

那是一缕受惊的灵魂,她惊慌失措的四下躲藏,那人回头瞧见北冥寒,一道灵魂从她身上穿过。

同时周围的灵魂,对她更是虎视眈眈。

北冥寒提鼻问问自己,似乎味道不是从自己身上发出,那眼睛都绿了,自己的肉好吃吗?血月已满,恶灵一时间充满了能量。

结界之内,满是腐肉的腥臭味,血雨倾盆。残肢断手都像是附上了灵魂冲着,北冥寒而来。

北冥寒一记空掌扫过落叶,风卷起落叶在空中飘零,片片散落的落叶,下是一堆白骨。

同时男子榔头冲着北冥寒的头上就要落下,北冥寒一旋身手中飞刀穿过的男子灵魂,接着化为空气中飞起,消失。

恶灵生扑过来,兜里瓶子在躲闪的时候掉落。

糟了。

北冥寒,心中只想接住瓶子,就见一只满是火焰沟壑的鬼手迎面袭来,它反手就要接上瓶子,接着是残肢,和僵尸。

异常血腥,属于这些鬼怪的争夺,他们无休止的杀戮,北冥寒可不打算再管,毕竟这是属于敌人的内讧。

回过头来,那个拿着榔头的男子,还是挥动着榔头捶打。原来他是在这里天天上演他杀人的场景?

只感觉手腕被人一拽,有深陷进一个坚硬有富有安全感的怀抱。

“这是他们临死前的执念,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一个想要逃命却无能为力的人。”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附在僵尸身上,一遍遍重复,杀人场景,

北冥寒挣开他的怀抱道:“这些我当然知道,我还用你告诉我。怎么,那边的僵尸都摆平了。”

北冥圣,狭长眼眸望着她道:“你说那!”

北冥寒拆台道:“那这个是什么?这里怎么还会有僵尸!”

北冥圣其实被那人的动作吓了一跳,刚才的那一刹那,以为她们又会分离,也十分后悔做这样的实验。

万一他榔头的画面停留在她的脑海中,她就会在现实中不停地模仿这个动作。

“云雾,怎么还没散啊。”北冥寒抬头,头上云雾只是淡薄一些,论颜色只是比刚才浅了些。

“难道还有僵尸不成?”

黑夜的深山上中,总是蕴藏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之后所发生的秘密,永远无人能知道。

眼前孤零零的灵魂一边哭泣,一边害怕的向前走着。

北冥寒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那,那为什么他们会陷入这种循环,不停在循环临死的状态?

北冥圣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道:“因为,不甘心。因为本就不是他们的错,最后却是要他们付出生命。”

北冥寒跟着女孩,眼前出现的是她生前的经历。深夜,村庄的小路,穿过一片玉米地,走上马路上,所有的房子在黑暗中,都是一样子,一条岔路让她认为会回家的路。

她走进岔口十几步,后面一个声音喊着她名字。她回头,那个身影别开头,继续向前走。

弱小的她一步一步的走进深山丛林,一只猛虎直接扑上身,肆意撕咬。

“呵呵呵,”身后一阵咯咯咯,发笑的声音。

是哪个小女孩,但。

映入眼中的是如发丝类似的东西,顺着向上望去,是一个女巫装扮的女人。

北冥圣,打开手电,地上都是摞起来的石头,像是祭祀一样的阵法。

哎,深山里都是装神弄鬼的东西,可能也是习惯了,北冥寒根部就不把这些东西放在眼里,同时对这些也是一脸的不在乎。

北冥圣走在前面,观察着地形。北冥寒好奇的拿起石头,那时,她安分后悔。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