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家具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十章 组长,你是不是太热情了?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第十章 组长,你是不是太热情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听书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个星期下来,杨铸凭着满嘴跑火车的嘴巴在洪楼夜市混的风生水起。

……………………

“杨小哥,今个怎么这么早?”刚支起摊子的烤串店老板热情而亲近地跟杨铸打了声招呼。

“王老哥,不早了,昨个生意怎么样?”杨铸笑眯眯地跟这个胖胖的老板寒暄了下。

“嘿嘿,比往常的生意好多了,这不得感谢你给我出的主意么?还别说,自打我听了你的话,弄了点售价便宜的馒头片、豆腐、韭菜之类的素串,点的人还真不少!”胖老板的脸上都笑出褶子来了。

“那是肯定的,现在这光景,手里困难但又好这口烤串的人不算少,现在泉城的羊肉串都卖到3毛了,不知道多少人跟我一样,吃的飞爽,付钱的时候心肝子都是疼的;你这1毛钱1串的素串,味道没比肉串差到哪,价格却便宜了一大截,自然有大把的人买单。”杨铸对于这个原本奄奄一息的烤摊在短短几天内生意暴涨的情况毫不意外。

“那是,那是,不过我王胖子也不是不知恩的人,你们的泉城汽水我逢人就推荐,昨天一晚上就走了3箱还多,怎么样,够意思吧?”王胖子略有些得色,就差在脸上写上“赶快夸我”几个大字了。

杨铸自然不能让人家失望,脸上先是挂出一丝惊愕,然后叹服着摇摇头,翘起大拇指,“果然不愧是王老哥,这能耐……没谁了!要知道咱们洪楼夜市摊子最大、生意最好的钱老板那,昨天的出货量也才刚刚三箱。”

看着杨铸那一脸不可思议和眼中隐约的崇拜,王胖子心花怒放,当场得意地大笑起来……

………………

才离开王胖子的摊位没两步,杨铸就被一个干瘦干瘦的齐鲁汉子拦住了。

一旁的海草怪看着汉子面无表情的样子,大惊,以为遇到了什么麻烦,正犹豫着要不要喊民警同志过来的时候,汉子却脸色微微涨红,把手一伸:“杨同志,给!”

杨铸看了看这老哥一副憋屎的样子,心里有些发笑,却没接过人家递过来的大菠萝:“嗯……水果摊的赵老哥是吧,怎么,这段时间生意不是很好做,想找我出出主意?”

姓赵的汉子听闻杨铸一口道破自己的心思,木讷的脸上满是别扭,但最终还是重重点了点头,然后立即补充道:“杨同志,不会白占你便宜的;我这两天想过了,我可以试着把西瓜榨汁,然后跟你们的汽水混在一起,当成饮料卖!”

杨铸看到这位老哥如此上道,笑得更加亲切:“哎呀,赵老哥,看你说的,既然老哥你张嘴了,我能不帮你想想法子?什么汽水不汽水的,见外了!”

姓赵的汉子只是木讷地笑了笑,对于杨铸的最后一句话恍若未闻。

你来我往的几句客套废话后,杨铸想了想:“赵老哥,你水果摊的生意之所以晚上不太好,一来呢,是位置有些偏,来往的客流少;二来嘛,老哥你走的是精品路线,东西固然稀奇,品质也不错,但价格委实有些高了些。”

汉子看了看手里面提着的大菠萝,又看了看身后摊子上的柚子、香蕉等水果,认可地点了点头。

这年头,由于商业物流并不算很发达,这些南方的水果虽然算不上多稀罕,但也远远不是后世烂大街的那副样子,价格嘛,委实不能算便宜,就拿打算送给杨铸的那个大菠萝来说,在当下怎么也得卖个二三十块钱,这个价格,决计不是一般工薪阶层能够想买就买的。

“第一个问题很好解决,既然赵老哥你的位置不是很好,那我们可以走访走访各个烤串摊老板,劳烦劳烦他们帮你销嘛~!反正你们之间的生意没有冲突,只要能分出点利润出去,吃吃烤串之余,来点水果解腻也是极好的!”杨铸笑眯眯地说道。

姓赵的汉子闻言,眼睛顿时放起了光,是啊,才短短一个星期,这小子靠着一张嘴巴跟大半条街的烧烤摊老板打的火热,一副蜜里调油的样子,要是他开口,那起码也得有好几十家烧烤摊老板愿意帮忙卖自己的水果了吧?

至于利润……相比于这些水烂拦在自己摊子上,就算把利润的大头让给那些烧烤摊老板又怕什么?

杨铸看着汉子的脸上那隐隐的潮红,毫不留情地给他泼了盆冷水:“不过,就算那些烧烤摊老板肯帮忙,但是如果老哥你的价钱依旧还是这么高,那也白瞎啊!”

此言一出,姓赵的汉子脸色一僵。是啊,就算每个烤摊的老板都肯帮自己推销,那几十块钱一个,或者七八块钱一斤的水果也没几个人消费的起啊。

如果再算上各种人情维持的支出和水果的损耗……指不定比现在亏的更惨!

就在他打退堂鼓之际,杨铸笑的很灿烂:“不过呢……这事也不是不能解决。”

听杨铸这么一说,汉子的心又高高提起:“杨同志,什么法子?”

足足等了一分钟,就在汉子的心脏过了两转云霄飞车,打算脱下鞋子给眼前这吊人胃口的混小子来两下时,杨铸总算说话了:“嗯……既然单卖太贵,那老哥你可以化整为零嘛!”

汉子一头雾水:“怎么个意思?”

杨铸笑眯眯地说道:“老哥,你看啊,一个菠萝要二十多块钱,在当下肯定没多少人买的起是吧?”

汉子点点头,这不废话么?

“可是,如果你把它削出来,分成十份,用盒子装上,然后每份卖上个三块钱呢?是不是买的起的人就多了?”

“不仅仅是菠萝,西瓜、柚子,甚至香蕉都能这么干!”

汉子脑海仿佛被一道闪电劈过,是啊,现在的泉城人买这些南方水果,大多都是为了尝个鲜,二十多块钱或者真的肉痛,但是三块钱一份的价格,有了足够的老板帮自己推销后,绝对大批大批的人买的下手。

最主要的是,一个大菠萝分成十份后,虽然自己有一堆削皮、分装等琐事,但实际售价提高了一截啊,这么一来,就算要分给烧烤摊老板一大截利润,自己到手的也决计不会少喽。

兴奋了好一阵子,汉子想到了一件事,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这个……杨小哥,你这个法子确实妙!但是有一件事,我心里没啥底。”

“那个,其它还好说,但是西瓜和菠萝这些水果去皮后,保质期很短啊,以现在的温度,只要超过3小时没卖出去,那可就真吃不成了,所以你看……”

杨铸笑的跟只狐狸一样:“赵老哥,你不是说打算以我们的汽水为原料,推出果汁汽水么?”

“到时候你掐好时间,2个小时就回收一次烤摊上的水果,然后做成果汁汽水;”

“为了这果汁汽水的口感和质量,我给你行个方便,全部存放在我们的保温车里,这样子一晚上都不用担心变味的问题。”

“如果到时候果汁汽水依然出现了不好走量的问题……”

说到这,杨铸鬼鬼祟祟地压低了声音:“来来来,赵老哥,听说过分段降幂式折扣促销没有……”

………………

“杨组长,我们能不能不在这吃?而且我真的不饿!”某只海草怪看着眼前的鸡架摊,一脸的恐惧。

“那怎么成?要做好客情维护,必要的人情往来少不了。再说,这笔钱又不是不能报销,可以算得上李科长给咱们的福利了,你怕什么?”杨铸义正言辞地拒绝!

海草怪委委屈屈地看着杨铸,那你也不能让你唯一的组员冒着生命危险吃这玩意啊,而且……能不能把这个鸡架的钱直接折算成补贴?!

跟老板寒暄了几句后,杨铸看着这货对着眼前的鸡架小脸发白地发呆,心中的恶趣味难以自已:“赶紧的,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就在昨天,某只从未吃过鸡骨架的海草怪在大啃特啃的情况下,直接把一块骨头噎在喉咙里,要不是杨铸前世在某个短视频平台上学了两招海姆立克急救法,这姑娘估计就得直接躺救护车上了。

由此,杨铸对这货的霉运有了全新的认知,连啃个鸡架都能啃到这个程度,估计这世界上也没谁了。故而杨铸今天硬拉着这货继续啃鸡架,他倒是很想看看,这姑娘能不能衰到在一个坑里连续两次跌倒。

额……当然,他是决计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某人的腰肢手感很好,想再来试试海姆立克急救法的!

不过杨铸失望了,有了昨天的教训,海草怪啃鸡架啃的很小心,如同兔子似的,两颗门牙只在连骨肉上活动,完美地避过了所有骨头。

杨铸很有些不满地扭下一截骨头,啃掉上面的软骨:“我说丫头,你到底懂不懂吃鸡架啊?一只鸡架半两肉,精华全在骨头上,连软骨都不啃,你简直是在暴殄天物啊!”

海草怪看了看痛心疾首的某人一眼,没去理会。跟杨铸相识前前后后也有一个月了,她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上司或许能力不错,本性也不坏,但却是个有着严重恶趣味的家伙,眼下明明是盼着她出糗,真以为她看不出来?

“喂,杨组长,有个问题我前几天就想问你了,就是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海草怪决定转移话题,不能再在鸡骨架的吃法上纠缠了。

“哦,什么问题?”感觉这姑娘不太可能上套,杨铸兴致缺缺地回答道。

“那个,杨组长,虽然咱们任务是做好客情维护,但是……那些点子多好啊,你就这么丢出去了,当真不心疼?”海草怪觉得自己这个小领导有些不知柴米贵。

“哼哼,你是不是想说,我太过热情了?”杨铸使出全身的力气,吸了吸骨头中间的油髓。

海草怪点了点头,她总觉得杨铸的行为有些怪异,即便她以前只是个工厂女工,但也知道,杨铸对这些仅仅只有业务关系的摊主们太热情了,热情的有些过分。

“你是不是还想说,力气使过头了,很容易好事变坏事,万一我给那些摊主出的主意有那么一两个没效果,反而会恩人变仇人?”杨铸一眼就看出这姑娘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海草怪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还有,昨天李老板跟你商量,说能不能付点钱,进一批啤酒放咱们的保温车里冻一下,你也答应了。”

“虽然我平时很少吃烤串,但这几天我也发现了,在烧烤摊上,大家喝的最多还是啤酒,你这么干……算不算是给我们自己找麻烦?”

听着这姑娘说的这么婉转,杨铸差点没笑出来,要换成他,就直接指着鼻子骂人家资敌了。

叹息一声,杨铸丢下光滑如镜的骨架,用卫生纸擦了擦手:“你知不知道做客情的最高境界,就是在构筑利益共同体的同时,获取心智领导权?”

听着陌生的词汇,海草怪茫然地摇了摇头。

杨铸没去解释,继续问道:“你知不知道,咱们在获得夜市渠道的先入优势的时候,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利用自身的优势,去盘活这里的人际关系,逐渐构建出立体式的局域利益链,从而形成一道看不见的护城河?”

海草怪有些自卑,果然是大学生么?说的话自己一句都听不懂。

看着这货又蜗牛似地把脑袋垂到胸口,杨铸撇撇嘴:“至于啤酒那事……一来你必须明白,就咱们厂现在的情况,现金流才是王道,在不影响战略轨迹的前提下,扩充点复合型的营收模式不是坏事;”

“二来,我想告诉你的是,功夫在诗外!以咱们厂的体量和资源,如果想要减缓和弱化诸如啤酒这类替代竞争品对我们的负面影响,在现阶段,有尺寸的妥协才是正理!”

呆呆地看着一脸睥睨的杨铸,海草怪的脑子一团浆糊,自己组长讲的是什么?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巨大的沮丧之下,司马青措怪习惯性地把腰弯的低低的,不断地摇着屁股下的木凳;

“哎呀!!”随着一声带着哭腔的惊叫,某只海草怪屁股下年久失修的二手小木凳散成一堆。

“啧啧!果然来了!”杨铸眼睛一亮。

看着哭丧着脸的海胆怪,又看看了看她臀部露在外面的几根细木刺。

嗯……

你说小卖部的老李头那有没有带着相机呢?

某个恶趣味得到极大满足,并且打算拍照留念的无良青年充满恶意地想着……

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
书签分为: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分享到:
关闭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